<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萃英記憶

                    魏新民:從董事長到民間外交

                    發布日期:2018-11-07


                       時間:2018年10月17日
                       地點:北京京倫飯店楓華艾蒂克集團
                       人物:魏新民
                       訪談人:閻軍
                       攝像:閻軍
                       文字整理:2017級外國語學院俄語專業志愿者蔣竺晏

                    位卑位尊,作為國人一份子,都應當為國家民族事業貢獻力量。我自稱并非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但多年為中俄警界、商界等所做的努力,我可以自豪地說,我體現了作為一名中國人的價值與擔當。有為才有位。我認為,只有把個人事業融入國家和民族的事業中,才能真正稱得上是成就了一番事業。

                    ——北京楓華艾蒂克集團公司董事長 魏新民

                     

                    閻:魏總您好,蘭大檔案館開展了一項萃英記憶工程,就是請畢業的老校友回憶在學校上學的情景還有現在的工作,今天想請您談一談。

                    艱苦好讀書,西北礪精神

                    我是81級蘭州大學外語系俄語專業的學生(也是俄羅斯語言文學專業),在蘭州大學生活學習了四年。那個年代生活比較清苦的,雖然清苦,但還是快樂的。我記得蘭大地處西北,自然環境、生活環境各方面也不是很好。每個月大概百分之二三十的粗糧,糧食經常不夠吃,細糧吃不著,同學之間經常會換飯票,拿四兩粗糧換二兩細糧這樣的換。現在的人有時候吃發糕和鋼絲面覺得還是營養的食品,但是在那個年代我們一看到(包括在現在)胃都酸,因為那時候天天都要吃這個東西,自然非常艱難。那個時候我面黃肌瘦。我身高一米八一,當時的體重是一百一十八斤。

                    在蘭州大學我們是最努力的,別看我們地處遙遠的西北,但是氛圍非常好大家求學的欲望很高,跟外界的聯系也少一些,一心就是讀書,讀圣賢書。

                    閻:我記得你們那時候有專業教室。

                    魏:我們有專業教室,就是那個老的舊文科樓的一層角上。我們天天只知道學習。現在回想起來,學習讓我們更好,對今后的工作生活更有益,著實不枉人生的那四年。

                    閻:四年中您對您的老師及學生生涯有哪些記憶?

                    魏:我們那個年代剛剛恢復高考沒幾年,所以老師們干勁也非常足,社會上對大學生和高校的認知程度非常高,我們自己也覺得能成為蘭州大學的學生是件很自豪的事情。老師們水平很高,我也十分敬佩蘭州大學的老師、特別是教我們俄語的老師。我選擇蘭州大學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老家的人對我這樣說:“你去蘭州大學吧!那個地方師資力量非常強。”

                    當時涌現出了很多非常優秀的老師:水天明、馮錦珊、吳吉康、劉驤、楊育喬老師等等......我非常感謝這些老師。

                    那個時候不像現在,娛樂的形式很少,我也年輕,很喜歡學習中央電視臺宋世雄的體育節目,常常模仿他的體育解說:“各位聽眾各位觀眾,現在我們在什么什么地方向大家現場轉播......”有時在運動會來幾嗓子廣播。

                    我還喜歡說相聲,那時候和我們班同學在一起說相聲。在學校也演出了幾場,生活還是很愉快。還用俄文演過話劇,文藝形式多種多樣。

                    學外語的學生有專業教室,所以逢年過節,我們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用俄語說:“традиционно,унасестьтакой-тообычай”,這是我們傳統的一個風俗。老師和學生聚在一起歡度節日,我們圍在一起包餃子,有時候也搞一些其他的活動,包括一些小型的文藝演出,師生關系非常融洽,很令人懷念。

                    這四年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最風華正茂的,我們最美好的青春的四年就是在蘭州大學度過的,永生難忘。

                    第二排正中為魏新民,第一排右一為訪談者閻軍

                    閻:我知道您是一個非常重情重義的人,畢業以后到哪工作了?

                    魏:我被分到北京新華社。我們那個年代社會風氣非常好。當時在蘭州大學,父母也教育我們,去了以后要努力學習,老師也都勤勤懇懇、本本分分,辛勤育苗培養出了我們。因此四年來我學得不錯。我是連續三年的三好學生,四年下來以總成績第一圓滿畢業。臨近畢業之際,獲得保送北京大學碩士研究生面試入學資格。但當時新華社來招畢業生,新華社的老師一眼看上了我,說我德才兼備,就把我直接錄到新華社了。

                    85年畢業分配后我就來到北京。新華社那時候第一年都要去下鄉,我下鄉到陜西實習,跟老記者一起實習采訪了半年。回來以后正好趕上當時黨中央舉辦的中央講師團,就是年輕的知識分子到基層去、農村去,就像鄉村教師一樣,去最艱苦的地方幫教扶貧,我被派到山西呂梁中陽縣支教了一年。那個地方比較苦,但獲益匪淺。

                    新華社對我也比較重視,山西支教回來以后,對我進行了進一步培訓,我去了中國新聞學院脫產學習了兩年的英語,學習回來后又在新華社工作了兩年。我在新華社工作了七年多。后來改革開放,蘇聯也解體了,大量的俄國人涌向中國,那時候俄羅斯來中國旅游的人也漸漸多了。中國招商國際旅游公司向新華社借調翻譯,很希望我到那個地方去工作,最后我就下海去企業了。

                    閻:哪一年下海做企業的?

                    魏:1992年離開了新華社。那個時候下海并不完全算是下海,算是去了國有企業經商。

                    閻:那個時候就去經商了?

                    魏:對。我基本上在北京。我的經歷比較豐富。1992年離開新華社到了招商局,招商局總部在香港,中國招商國旅總部在北京,我在那里工作了好幾年,后來央企合并,招商國旅并入中旅總社,之后全又并入港中旅。我又在港中旅工作幾年。咱們有四大央企在香港,其中一個招商局,一個港中旅,我都工作過。直到北京奧運會后,我才徹底離開國企,創辦自己的民營企業。

                    位尊位卑勿忘報國

                    閻:現在您已經很成功了。聽說您那時候去俄羅斯,給咱們國家做了很多大事?

                    魏:母校培養了我們,我們又是中國人,所以我們在對外交往、對外發展業務方面時刻不忘祖國、不忘自己是個中國人。那個時代我們民間的、官方的交往也都融合在一起,就像習總書記講的:“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交”。所以那個時候我在俄羅斯交往比較多,正好加上工作的性質,平常也會接觸我們國內各個行業的一些政府代表團和俄羅斯的交往,從中為政府做了很多事情。

                    我最早是搞旅游的,中俄旅游能有今天這種局面,我實際上做了很大貢獻,特別是兩國之間搞互免旅游簽證,我應該講是倡議者、發起人。俄羅斯創立了“無國界世界”旅游協會,其發起人、創立者之一就是我。由這個組織和中國國家旅游局進行對接,全面開啟了中俄之間團體旅游簽證。今天發展成現在這個局面,我也感到很欣慰。

                    我在旅游過程中也經常接觸一些團組,比如說公安局的代表團,中國人去俄羅斯在當年的情況下,很多(當地)警察對華人不公,我在接團的過程中認識了莫斯科警察局的人,后來協助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警察局建立了友好的聯系。1997年我正式開始協助北京市公安局與莫斯科內務總局建立了友好局,由此拉開了北京莫斯科警務交流。在我的協助下,兩局第一次歷史性簽署了兩市的雙邊友好協議。

                    在過去近二十年的交往中,我為兩局的交流做了很多工作,也得到了公安部的認可。按公安部來講,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內務總局是當時國際交流中的典范。我們最成功的案子是當時協助北京市奧申委成功地獲取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申辦權。沒想到我在俄羅斯警界及由此延伸的許多人脈還為祖國的申奧事業和母校的教育事業立下了功勞。

                    閻:這個是怎么做到的?

                    魏:當時是2001年,從6月份開始,真正的投票是7月13號。按我們相應的習慣,奧申委有安保小組,他們提前去了俄羅斯打前陣,在此一搏,這次投票選舉我們志在必勝。當時莫斯科的局面其實是令人擔憂的。你們在電視上也曾看到奧運火炬在法國、英國傳遞時的混亂局面。其實當時莫斯科的申奧場面也是如此,各種反華勢力聚集莫斯科,準備在那兒大鬧。我們安保小組到達莫斯科后,適逢俄羅斯夏季,人家都放假了,正趕上莫斯科警察局領導班子正在調整,沒有局長,所以當時的局面比較亂。安保小組去了以后,為了維持莫斯科的秩序去找當地警方,但卻找不到人。后來北京市市委副書記,當時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強衛,情急之下將我派了過去。

                    在我去莫斯科的第二天,就聯系上了莫斯科警察局代理局長波波夫少將。他是我的老朋友,我們感情非常深。他一聽是我來,立刻說沒問題,馬上見。等申奧安保工作組的同志到了莫斯科警察局后,內務總局局長親自出門迎接說:“我的弟弟(指魏新民)來了。”局長波波夫在聽取了要求后,當即吩咐下屬,治安局局長諾維卡夫全權負責中國代表團的保衛工作,并指出要全力以赴地把“朋友們的事情”辦好!

                    魏新民與好友克里姆林宮警備司令赫列波尼卡夫合影

                    由于申奧安保工作組的出色工作,我們受到了代表團領導的大力贊揚。

                    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在會見我時說:“申奧成功有許許多多的綜合因素,然而沒有你們出色的工作,申奧成功是不可想象的。”2002年1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還專門給我發來了表揚信。

                    申奧成功以后,國家體委另一位領導說:“我們搞的是選票,小魏(我那時候年輕),你搞的是保票。申奧成功你們功不可沒!”這是對我們最大的褒獎。

                    閻:確實是功不可沒。

                    魏:很多年過去以后,當我們國家體委再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他們都感慨地說:“誒喲!魏總啊,當時這件事是你做的!我們一直在找,當時是哪些人把事情搞得這么好。我們只知道是公安上做的,但沒想到幕后還有你這么個英雄!”

                    除此之外,2014年5月,在普京總統出席上海亞信峰會和中俄簽署4000億美元石油天然氣協議之際,俄羅斯石油公司董事長伊戈爾·謝欽、俄中企業家聯盟主席根納季·季姆琴科(伏爾加集團主要創始人和主要股東)等率領的俄羅斯頂級企業家與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等中國企業家齊聚上海,敘友誼、談合作、話未來。發起這次活動的人正是我。

                    魏新民參加“相逢上海”中俄企業家會晤

                    閻:做得非常好。

                    魏:謝謝,我們就是位卑未敢忘憂國。

                    到現在,咱們公安部和俄羅斯內務部的交流,包括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內務總局的交流,有些事情他們也找我。尤其有時候他們代表團來了,還一定要找我,我的俄語名字叫Василий(瓦西里),逢年過節的時候,他們給北京市公安局發一封新春賀電,同時總給我發一份。盡管過去了近20年,但是他們依舊沒有忘記我。

                    魏新民與俄羅斯首富諾瓦泰克總裁米赫爾松

                    閻:莫斯科前內務總局局長庫里科夫上將提起您的時候說:“我同魏新民先生已經相識20年了。在我還是莫斯科內務總局局長時,通過魏新民先生的協助,莫斯科內務總局同北京市公安局第一次歷史性簽署了兩市的雙邊友好協議,也就是那一次我結識了魏新民先生。我們之間的友誼時間可證,我們曾一起到訪過中國,所有人都驚奇于他淵博的見識、對朋友的真誠和對父母的孝順。同時我也非常尊重他的母親,不僅是因為她教育出了這么出色的兒子,還能夠喚起我對我母親的思念。我們之間的友誼不管再過多長時間都會持續、牢固,我們的友誼會地久天長!”對您的評價真高呀!

                    魏:莫斯科內務總局幾任局長對我的工作都表示認可。他們可能經濟條件差一點,可能沒有物質性的獎勵,但是有精神上的獎勵。我曾有三次(2001年、2003年、2007年)榮獲莫斯科榮譽“優秀警察”稱號,這是很多警察干一輩子都很難得到的一個稱號。

                    這也算是我對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警務交流的一種貢獻吧。同時,我也曾多年擔任北京市公安局干部隊伍建設顧問等職。

                    魏新民(左)被俄羅斯莫斯科內務總局局長普羅寧上將授予榮譽“優秀警察”勛章與證書

                    我剛才講的,除了旅游和公安,這么多年我在民航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做包機:旅游包機、客包機、貨包機。這個過程中我和民航的人打過很多交道。我發現中國的民航和俄羅斯民航局在交往過程間存在很多問題,我們總是有求于俄羅斯。通過一些了解之后,我介入其中,幫助民航局做了很多工作。比如說一點:海航(海南航空飛機)從北京飛西雅圖的飛機、從北京飛多倫多的飛機都要從俄羅斯的領空,也就是從北極那兒過去,但是俄羅斯民航局不同意。甚至有一次,禮拜天,飛西雅圖的飛機,直到離起飛只剩三四天的時候,俄羅斯方面依舊沒有給許可。我在北京直接坐飛機飛到了莫斯科,在一兩天之內把這個棘手的問題解決了。

                    還有很多事:過去,南方航空公司從北京飛新西伯利亞、烏魯木齊飛新西伯利亞的班機,每年每架(次)飛機都給俄羅斯交3000美金。我說:“這個錢我們不能交,按中俄兩國協定不能交。”通過我的一番努力,最后經民航局確認,終于挽回了損失。

                    我們中國民航局有求于俄羅斯,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過境。我們的飛機經過俄羅斯領空往歐洲去,每年的量非常大,但是俄羅斯有時候一個月只給五十個指標,有時候八十個指標。在前三四年的時候,我協助民航總局,幫助他們在過去的基礎上又新增到119架/月。簡直是突破性的。從此徹底扭轉了我民航飛機飛歐洲、飛美加等國的被動局面。我和時任俄羅斯交通部部長及幾個副部長都認識,關系也都非常好。

                    為家鄉辦學---創辦渭南師范莫斯科藝術學院

                    我老家在陜西渭南,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小城市,一直也想發展自己的教育。當渭南的老鄉找到我問:“能不能找到俄羅斯最好的教育資源?咱們聯合辦大學?”的時候,我說:“可以啊。”后來我充分利用我在中國教育部和俄羅斯教育部的資源,把這事情做成了。

                    2016年我們辦起了中國第一所由中俄合創辦的高等學府。我們并非獨立,而是二級學院——渭南師范莫斯科藝術學院。每年招生300人,分四個專業。現在是建校的第二年,來報名的學生非常多。通過做這些事情,我深深地體會到,在發展自己的同時,不能忘為國家做一些事情。作為一名黨員,一個被國家培養了這么多年的一個干部,你的職責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魏新民與渭南師范莫斯科藝術學院老師學生們

                    閻:這就是您為家鄉做的好事,聽說您還為咱們學校做了不少(貢獻)呢。

                    魏: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大有小。我們作為蘭大的學子,雖然已經離開母校這么多年,但始終關心著母校,母校的一舉一動也都使我們牽掛著。在過去這么多年里,凡是能為蘭州大學喝彩的地方,我們一定高呼兩聲;凡是能為蘭州大學辦事的,我們也當仁不讓。

                    在學校一百周年的時候,我和我們81級英語班、俄語班的同學們一起為學校捐款。數字雖然不大,但到底是一番心意。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嘛。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我更多地是支持蘭州大學外語學院,前前后后捐了一些錢,但我覺得不能拿錢來衡量,同學們都很關心學校的發展,希望學校越辦越好。

                    此外,2011年11月,在我的推動下,前些年蘭州大學兩位校領導先后出訪俄羅斯的時候,和莫斯科大學、圣彼得堡大學、伊爾庫茨克國立大學有一些校級之間的交流,這些都是我能為母校做到的一些事。特別是為我們外語學院成功地組織了與伊爾庫茨克國立大學、莫斯科大學之間友好合作協議的簽署,以及互相之間的交流。

                    閻:不僅如此,布佐夫——俄羅斯聯邦旅游署“無國界世界”旅游組織主席對您有著極高的評價:“魏新民先生是俄羅斯和中國之間在經濟、政治、社會領域都極具鮮明色彩和傳奇的人物。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他就將個人角色融入到中俄兩國各領域合作發展的時代浪潮中,如國際旅游合作、權力機關的相互關系、北京申辦奧運、外交策略、教育、稅務、海關、民航以及中俄郵政等領域的合作與發展,包含了方方面面。他母語般的俄語水平、極高的俄羅斯文化修養、國家和人民賦予他的責任和使命、以及自身崇高的道德品質,使他能夠很好地鞏固和維系兩國高層間的友誼和聯系,同時為兩國的民間交流合作做出了自身的貢獻!”我了解到您為國家交流所做的其他一些事跡,簡單講講吧。

                    魏:中央黨校原常務副校長、也是《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理事長的李景田,當年率團赴俄訪問,也是在我與俄方上下聯系下,李校長得以與俄羅斯克林姆林宮等相關機構,進行了會談并簽署了框架協議,不僅為中央黨校與俄羅斯的上下交流奠定了基礎,也為《中國改革開放論壇》進一步做好與俄羅斯官方機構的對接打下了基礎。

                    在李景田校長欣喜地將要完成對俄羅斯的所有訪問時,難掩興奮地露出對我的夸贊:“同志們,此次訪問成功,多虧魏總鼎力支持。魏總的外交,雖屬民間,但實在有效!”

                    類似經歷,還有許多,也算是我為國家和母校做了點事,盡了一個公民和學子應盡的義務。

                    母校對我來說,雖然四年時間很短,但她培養了我如何做人,這一點上我十分感激。西北人比較樸實,生活是苦一點,但是教會了我們堅毅、勤勞、勇敢這些優秀的品質。我在大學畢業后,總是不忘蘭大和我們的老師,總想為他們做一點事。我是做旅游的,在過去的這么多年里,邀請了我們外語學院俄語專業的幾位退休老師(大概有六位),先后兩次免費去往俄羅斯。沒有什么可回報老師的,他們搞了一輩子俄羅斯研究,都沒去過俄羅斯。能為老師們做一點事情,也是我作為學子應該做的。我們和老師一直保持著很深厚的感情和聯系,有了今天這樣的成績,我們應該感謝我們的老師。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老師還有蘭州大學。

                    “一帶一路”帶來好前景

                    閻:您的公司做得挺大的,現在在搞哪些項目呢?

                    魏:92年離開新華社以后,我去了國有單位。2008年以后,基本是自己在做生意了。起初是做俄羅斯旅游。我一度在做俄羅斯入境旅游,那時候在北京每年一般接待10萬人,我們是做得最大的。出境旅游每年大概有5萬人。在這其中,和俄羅斯相關的一些進出口業務我們也做,但做的最多的還是國際貨物運輸。這幾年跨境電商發展我做的更多了,如果從中俄電商之間跨境發展的業務、國際運輸業務來講,我們公司能占到20%-30%,在近年有期望達到并突破50%。

                    除此之外,我主要還是圍繞旅游航空。我們做了一個科技產品,比如說,空中護頸枕,它可以在飛機上檢測血壓及一些身體狀況,這個產品我們給南航(南方航空公司)用,可能很快公司就會上市。

                    我們還做一些煙草,和古巴搞一些煙草合作。利用古巴的煙草技術和國內幾家大的煙廠聯合生產一些中國的雪茄煙,大概也就是這些業務。

                    閻:您的業務發展的還是挺快的,咱們和俄羅斯關系好,這種業務前景很好。

                    魏:是的,實際上這很多年我發展的不光是俄羅斯,和其他中亞、獨聯體國家都有業務往來,包括西部的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那些地方過去也都常去。

                    我們的員工大概100人左右,有多有少。在莫斯科我們有三家公司,一個是卡林卡進出口公司,另外一個是俄羅斯技術旅游公司,第三個是我們建立的海外倉項目,這是我們和中國郵政合伙做的海外項目,規模很大,客戶很多,其中不乏小米這樣的公司。未來這項業務會有非常好的發展趨勢。一步一個腳印,慢慢發展。我不圖大,只是立足于發展中國和俄羅斯方面,做了很多年,到現在也是有成績的,這方面我多多少少也算是個專家嘛。

                    閻(笑):肯定是專家,大專家。現在我覺得前景是越來越好了。

                    魏:對啊,現在中俄之間,習近平主席和普京總統倡導的“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這些條件都非常好。趁著國家大的勢頭好,我們要努力發展自己的業務。

                    閻:您還年輕。

                    魏(大笑):也不年輕了,55歲了。

                    閻:還是不錯的,這些年您的俄語還是……

                    魏(笑):我俄語還是不錯的,這么多年我一直沒有忘。蘭州大學教了我四年俄語,我怎么能忘掉呢。我覺得我這個人非常幸運,大學的專業就是俄羅斯語言文學,在畢業后的幾十年里我從來沒有丟掉過老本行。在事業發展的同時,同時又不丟掉自己喜愛的專業,并且把它們有機的結合起來,我覺得這可能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不是什么人都具有的。

                    閻:您還給國家立了這么多功,給咱們學校外語學院做了那么多好事,給這些老師幫了很多忙,大家都記得的,都夸您。

                    魏:努力吧,能做多少我們就做多少貢獻,我喜歡實事求是,不喜歡夸張,講求實事求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位卑位尊,作為國人一份子,都應當為國家民族事業貢獻力量。我自稱并非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但多年為中俄警界、商界等所做的努力,可以自豪地說,體現了作為一名中國人的價值與擔當。有為才有位。我認為,只有把個人事業融入國家和民族的事業中,才能真正稱得上是成就了一番事業。

                    魏新民作應邀參加莫斯科航空展

                    閻:您現在對咱們學校外語院培養人才方面還有什么建議啊?

                    魏:我覺得咱們外語學院還是應該多聯系、多走出去。現在這個世界不是閉門造車或者關門讀書這樣一個狀態,特別是學外語的。除了請進來,還要走出去,學生有時候也要走出去。學生走出去眼界更寬了。我們培養五湖四海的學生,俗話說:“好男兒志在四方。”把學生培養成了,全國各地都有我們的學子,那豈不是一件好事嗎?

                    我一直很感謝蘭州大學,因為它是一所綜合大學。綜合大學的確有綜合大學的優勢。盡管是外語學院,但也可以學歷史學文學,甚至是理科,學校還有很多專業的講座,這些都可以學。

                    我認為外語學院的學生可以利用這樣一個好的平臺,跨學科多學一些東西,也就現在很多人講的復合型學生。比如說我們做企業的,就會學一點兒會計專業的知識,這對我們而言非常有利,包括外語。比如一開始學俄語,但是又會英語,在工作中會如魚得水,運用起來非常方便。總的來說還是一個詞——學習。只有在學校好好學習,不要耽誤這四年的功夫,打下好的基礎,今后海闊天空任你飛翔。

                    蘭大就是自強不息、獨樹一幟嘛,扎根于西北,為西部培養人才。從我們外語學院的人來講,特別是俄語系的人,就是為西部培養一帶一路人才。

                    我祝愿咱們學校一百一十周年校慶圓滿成功,祝愿學校飛黃騰達,祝愿我們外語學院越辦越好,老師們身體健康,生活工作學習幸福。

                    閻:謝謝!非常感謝您!

                    【人物簡介】

                    魏新民,男,蘭州大學外語系俄語專業1981級,曾歷任新華社記者、招商局國際旅行社俄羅斯中心總經理,現任北京楓華艾蒂克集團董事長、歐美同學會留蘇分會副會長、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理事、中俄友好協會理事、北京市公安局干部建設顧問,先后三次榮獲俄羅斯莫斯科內務總局頒發的“榮譽優秀警察”勛章及證書。

                     

                    來源:檔案館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