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蘭大物語

                    陳煒:心底是蘭州

                    發布日期:2020-06-04

                    原文刊登于《人民日報》

                    01  初遇蘭州

                      蘭州,是一個長滿蘭草開滿蘭花的地方嗎?
                            1985年秋天,懷揣蘭州大學錄取通知書,我從中原大地搭乘西去的列車,奔向一個陌生的城市。
                            哐當當、哐當當……鏗鏘之聲周而復始。一天一夜,我不吃不喝不閉眼,就伏在小桌板上,看向窗外。天色,白了黑,黑了又白;風景,從平原變成山巒,從綠色變成土黃。穿越了一個個隧道,經停了一個個車站之后,我拖著僵硬的雙腿,踏上了那個叫蘭州的城市。
                            已是次日的下午。斜背著軍挎包,我站在9月1日的蘭州火車站廣場舉目四望。斜陽正濃,陽光的芒刺穿越干燥的空氣打在臉上,有些疼。眼前,一條寬闊的馬路筆直向北,路的盡頭,隱約著一脈遠山;轉過身,看見候車大廳上面紅色的“蘭州”二字,然后,視線被一架饅頭狀的土黃大山阻隔;一條東西馬路上,跑著通身紅色的公共汽車。廣場到處是拉腳的三輪車,還有面色黑黃、扛著袋子的農民工。三輪在行人中蛇形穿梭,行云流水,蹬車人甚至能將一側的車輪抬起來,穿越看似無法通過的窄道。那車,已化為騎手身體的一部分。
                           “戛,師傅!三輪的一個坐上!”伴著短而硬的方言,一個瘦小伙將三輪擋在我面前。他側伏于車把,上下打量我。對面的他,綠軍帽,寬褲腳,鞋很惹眼——黑色布面、鞋跟高而白。我搖搖頭走開,驚訝于他的高跟鞋。之后我才知道,這種裝束是當年蘭州小伙時髦的標配,大街上,迎面走來幾個年輕人,他們腳下玲瓏的白色鞋跟,如竹筍拔節。
                            夕陽余暉里,我在新聞系接待處報上姓名。一個身材高挑、披肩長發的漂亮師姐審視著我的錄取通知書,抬眼看看“滿面塵灰煙火色”的我,輕輕嘆氣:“呦,新聞系的這么不新啊!”
                            我沒接話,低頭離開。剛剛還饑腸轆轆的我突然不餓了,盡管周邊彌漫著蒜苗和牛肉的清香。來到宿舍,我爬上一個上鋪,胡亂攤開被褥,倒頭便睡。
                            夢里,我沒有見到蘭草。

                    02  一“面”之緣

                      日子一天天過去,陌生和不爽煙消云散,蘭州正一點點融入我的心中。我開始喜歡她了。
                            牛肉面的清香再次打動了我。一個周日的上午,我終于走進了街邊的一爿小店。“寬的么細的?”帶著回族白帽的小伙子問。我如墮霧里,只好指指旁邊一位的碗,“這樣就行。”
                            幾分鐘后,一碗浮動著紅色辣椒油、隱約著碧綠蒜苗、香氣氤氳的牛肉面擺在我面前。狼吞虎咽,風卷殘云。抹抹額角細密的汗珠,咂咂唇齒間余留的香味,我留下三毛錢,走出小店。
                            從此,我與牛肉面結下不解之緣。
                            蘭州人對牛肉面的愛深入骨髓,從黃發垂髫到青壯漢子,從都市白領到市井商販,沒有人不喜歡牛肉面。他們的一天從一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面開始,沒有早晨這碗面墊底,他們這一天就少了精氣神;沒有這碗面伴隨,蘭州人的生活就缺了底蘊。他們從不叫拉面,只有外地人才這樣說。似乎,那個“拉”字會阻隔開蘭州人與牛肉面的親密。
                            1988年春天,我在蘭州晚報社實習。一次,我寫一篇關于蘭州牛肉面的稿子,采訪了好幾位拉面師傅,翻閱了不少資料。原來,蘭州牛肉面有“一清二白三紅四綠五黃”之說——湯清、蘿卜白、辣油紅、蒜苗綠、面條黃亮;還有大寬、薄寬,二柱子、三細、二細、韭葉、細面、毛細、蕎麥棱等九種品相,寬若皮帶,細如游絲,粗可直立,真正形色各異,款款有致。
                            那年暑假,一位美國眼科專家來蘭州訪問,我陪著她來到位于盤旋路上的和平飯店,吃了大廚精心拉制的牛肉面。只見湯色清亮,面呈微黃,碧綠的蒜苗和朱紅的辣油散發出誘人的香氣。飯店用的不是市井大碗,而是口徑若拳頭般的小碗,那位專家吃完一碗又叫一碗,仍意猶未盡。我問她味道如何,她露出潔白的牙齒,興奮地說了一個詞:delicious(美味)!從此,我記住了這個長相挺拔的單詞。
                            前年春節假期,我和弟弟帶著家人自鄭州一路南下自駕游。大年初一清晨,我們在古城揚州幽靜的瘦西湖畔徜徉。忽然,一絲久遠而熟悉的香味越過眼前的拱橋,熱情地擁抱了我。蘭州牛肉面!
                            于是,戊戌年的第一個早晨,在離家千里的揚州城,我和家人沐著新年的金色陽光,圍坐在面館門口的小桌旁,吃了一頓令人難忘的美味早餐。
                            這么多年,走遍大江南北,眼見著蘭州牛肉面越拉越長,地盤越來越大,甚至遠涉重洋,在許多國家和地區開花結果。但是不管走到哪兒,那獨特的香氣總帶我瞬間回到蘭州,回到那青春飛揚的年代。

                    03  黃河母親

                      黃河,是融化在我血脈里的母親河。少年時晴朗的午后,我喜歡坐在姥姥家的堂屋門口,目光越過鄰家的屋頂,看七八里外懸在“天上”的黃河,粼粼波光中,白帆片片日邊來。多少次,我幻想自己跟隨一片白帆,從西往東,順流而下到大海。
                            終于,我踏上了著名的蘭州黃河鐵橋——中山橋。站在這座始建于1907年的“黃河第一橋”,腳下是滔滔東逝水,我的目光隨一片落葉順流而下,鄉思縷縷。我在想,這片孤獨的葉子會經過激流險灘一路東去嗎?它什么時候到達我的家鄉呢?
                            擺弄著借來的“紅梅”120照相機,三個同學依次坐在蘭州鐵橋南岸的橋墩上,抬頭望遠,意氣風發,留下難忘的瞬間。當天下午,那膠卷送到了蘭大對面的盤旋路照相館。
                            每天傍晚,我都會站在照相館的闊大櫥窗前,想象著柜臺后面那一排方方的小紙袋,想象著其中一個紙袋里,有一個坐在蘭州鐵橋橋墩上的我。
                            幾天后,我拿到了半個香煙盒大小的照片。第一眼,我看到了高大的鐵橋,黑色鐵欄縱橫交錯,仰拍的視角讓它十分巍峨,滔滔河水從橋下通過,在遠處呈現一帶亮光。接著,我看到了橋頭的自己,盡管豆人寸馬,依然須眉畢現,神清氣爽。大喜!過馬路走進郵電所,把一個渺小而又無比單薄的自己裝進信封,小心投進橄欖綠郵筒。我知道,要不了幾日,“我”就會翻山越嶺,順著黃河回到故鄉,回到日夜牽掛著我的父母的懷抱。
                            四年似在轉瞬間。1989年6月,我又一次踏上蘭州鐵橋。畢業在即,前途漫漫,此次一別,不知何時歸。傷感襲來時,看見遠處河灘上,有漢子扛著羊皮筏子走向流水。那筏面方方正正,與十幾個黑糊糊圓滾滾的吹脹羊皮捆扎一起,樸拙而簡,別具一格。走過去招呼,遞上香煙打著火,說要離開蘭州了,想坐一下羊皮筏子。那紅臉膛的筏子客爽快,歪歪嘴將半截香煙挪到嘴角,沖我一歪頭:師傅上來!
                            但見他推著筏子推著我,在看得見青綠卵石的淺水里一陣跑,然后輕輕跳上了羊皮筏子。
                            順流而下,筏子越行越快,鐵橋越來越遠,岸邊老樹行人,紛紛后退。索性躺下來,面朝藍天,閉上雙眼,聽著耳邊嘩啦啦的水聲,恍惚間變成了少年時的那片白帆……

                    04  故地重游

                     一別三十年,再回蘭州時,已是“華發春催兩鬢生”。去年秋天,我和妻送兒子赴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讀研。

                     走出站臺,佇立蘭州火車站廣場舉目環顧。眼前一切熟悉又陌生,陽光明媚,空氣清潤,綠樹葳蕤,鮮花明麗。順著寬闊的天水路放眼北望,車流滾滾如水,遠山隱隱如黛;轉過身,目光越過候車廳高大屋宇,竟與綠色的皋蘭山撞了個滿懷。它是當年那個光禿的大山嗎?卅年一瞬,古城換新顏。那個騎三輪車的瘦弱小伙兒在哪里呢?

                     接下來的兩天,我領著妻兒,循著記憶的小徑走回過去,又沿著嶄新的路標來到現實。那個傍晚,我們懷著感佩的心,沿著楊柳依依的濱河路,聽著數十萬年綿綿不絕的滾滾濤聲,走過美麗的白塔,走過闊大的水車,走過雄健的中山橋,來到青春依舊的“黃河母親”身旁。緊緊地偎依著她,讓相機鏡頭定格這個難忘的瞬間。

                    多想,再回到當年,

                    還是那個坐在橋頭意氣風發的少年!

                    轉身的當兒,

                    我看見了一大片美麗的蘭花

                     

                    作者簡介

                    陳  煒

                     陳煒,男,漢族,1967年生于河南,1989年畢業于蘭州大學新聞系。

                     1989年6月至今就職于河南日報社,先后在河南日報資料室、文藝處、工商處做編輯、記者,在河南日報文化周刊部、總編室任副主任、主任,現為河南日報文藝部主任。

                     共產黨員。高級編輯。河南省委宣傳部部管干部。全國新聞出版行業領軍人才;河南省“四個一批”人才;河南省優秀新聞工作者。

                     獲得包括中國新聞獎、河南新聞獎在內的數十個獎項。四次擔任河南省新聞專業高級職稱評定委員會委員。

                     曾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及河南省內外報紙期刊上發表文藝作品。在《新聞戰線》《新聞愛好者》等新聞專業核心期刊上發表新聞專業論文十余篇,其中數篇在全國及省內新聞論文評獎中獲獎。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會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