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萃英記憶

                    趙健雄:為了報答母校的培養

                    發布日期:2020-06-02

                    時間:2019年9月6日

                    地點:蘭州大學城關校區東區(醫學)家屬院住宅

                    人物:趙健雄

                    采訪人:王秋林

                    攝 像:紅葉

                    文字摘錄整理:王桂良 紅葉

                    文字審定:陳文江 陳聞歌

                    訪:趙老師您好!我們現在做的一項工作叫“萃英記憶工程”,主要就是請我們的老先生、老校友回憶講述自己在蘭大學習工作的經歷。像您剛才講的醫學院的這些情況,如果我們不記載,將來就沒有人知道。雖然現在也有一些留存的資料,但是保存系統完整的相關材料還需要我們做大量的工作。“萃英記憶工程”就是要把我們老師的形象和他們的經歷,以及他們所講述的故事,以視頻資料的形式在檔案館永久保存,需要的時候有據可查。今天,請您做個回憶。

                    我的人生簡歷

                    趙:好。1942年11月,我出生于陜北榆林城市貧民家庭。父親最初是小學教員,后來到中學教書。我媽媽、我奶奶都是家庭婦女,不識字更談不上工作,所以全家就靠我父親一個人十幾塊、后來就是20塊錢的工資生活。在1950年代剛解放的時候,20塊錢要維持一家七口人的生活也是相當困難的。

                    1947年我五歲就上學了,我家離學校不太遠,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去學校。1949年解放,由于解放后有春季班和秋季班,這么一調整我就提前半年于1953年畢業了,這樣我的小學只上了五年半。

                    我小學畢業以后就考上榆林中學。榆林中學是陜北最有名的一所中學,像劉志丹、謝子長、高崗、杜聿明、劉瀾濤、高景德(原清華大學校長、院士)等很多名人都是榆林中學出來的,因為陜北文化最發達的地方就是榆林。

                    我中學六年都在榆林中學,初中就開始在當地報紙發表文章。初三畢業保送到高中,而且學習成績一直是第一名。我從小學、中學、大學到研究生,學習成績都名列前茅。

                    1959年我高中畢業后高考,我的成績是榆林中學最高的,當時就把我錄取到甘肅工大化工系。本來我1963年就應該大學畢業,但是當時是困難時期,國家院系調整,上了兩年,化工系就不辦了,1961年就把我們轉到醫學院的藥學系,上了一年后,藥學系又不辦了,就又轉到醫學系。這樣我的大學學了兩年化工、一年藥學、又學了三年半的醫學,一共上了六年半,到1965年底,我大學畢業了。

                    由于我學習成績最好,在醫學院一直擔任班長,而且我是全校唯一的一個共青團甘肅省委頒獎的五好青年,所以,1966年元月我畢業后就留校分到蘭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工作。

                    1969年,城市的醫生要“下放”到農村去。當時我得了很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臥床不起,就被用救護車把我“下放”到會寧縣河畔公社衛生院。

                    因為身體不便,遂在臥床面壁之際,我就開始自學中醫,半年的時間我把中醫學院的二版教材全都看了一遍。半年后我能坐起來了,就跟師當地名醫胡耀先老先生,上門診開始看中醫。我背了四百首湯頭,一兩個月以后我自己就能看中醫,很快我的病人比他們都多了。

                    1974年我從河畔衛生院到省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學習,學了兩年中醫,我在班上又是第一名。當時西中班老師就是咱們甘肅省最有名的中醫于己百、周信有等。兩年學完,1976我就到定西專區醫院工作。

                    1978年鄧小平恢復高考,科學的春天,中醫在全國開始招研究生。這是中醫第一次招研究生,中國中醫科學院第一年招50個人,全國報名3000多人,很多是中醫學院畢業生,我就報名,有幸考上了中國中醫科學院的研究生。我的導師是全國著名的中醫學家岳美中、方藥中教授。

                    兩年后碩士畢業,院方要我留北京,但是當時甘肅剛成立中醫學院,院長于己百是我西學中班的老師,他和衛生廳廳長石國碧兩個人跑到北京將我要到了甘肅中醫學院。

                    1980年我回到甘肅中醫學院,一邊教書一邊看病。到了1983年鄧小平同志提出干部四化,就是革命化、知識化、年輕化、專業化。這一四化,老干部開始退休,年輕干部上來,因為我是甘肅省第一個中醫碩士,就把我選拔到校級領導班子,任甘肅中醫學院副院長。兩年后,我調到蘭州醫學院。

                    1985年我到蘭州醫學院當副院長,到1999年我被提成院長。一干就是20多年,到2004年11月,蘭醫并入蘭州大學,我是最后一個并校前的院長。并校后我不再擔任行政領導職務,仍繼續擔任博導帶教,到2007年12月退休。

                    我的“三上目標”

                    1999年10月,甘肅省人民政府任命我為蘭州醫學院院長。11月,我在校黨委會上提出五年奮斗的“三上目標”:上規模—擴大辦學規模;上層次—跨入博士學位辦學院校;上效益—提高辦學實力,提高教職工待遇。得到黨委委員一致同意,全院教職工的強烈反響和熱烈擁護。

                    到2004年10月,在領導班子齊心協力全院師生員工奮發努力下,“三上目標”圓滿完成,具體數據可看我寫的書《醫途回眸》。(采訪人注:以下三段摘自《醫途回眸》)

                    1、上規模:①在校生數:1999年普通本專科生3300人,研究生174人,2003年普通本專科生7165人,研究生574人,在校各類學生(含成人教育生)14179人。②招生生源:本專科生原僅限甘肅招生,通過互換招生指標,2003年,從全國15個省、市招生530余人,錄取線比當地控制投檔線高15-35分,提高了生源質量。③專業設置根據社會需求快速發展:2004年,本科專業由1998年的4個增加到14個,高職(專科)專業從6個增加到10個。

                    2、上層次:①2003年獲準學院為博士學位授予單位,外科學和中西醫結合臨床兩個博士學位授權點,實現了甘肅醫學教育博士層次零的突破,結束了甘肅省不能招收培養醫學博士的歷史,也填補了甘寧青三省(區)醫學博士培養的空白。②學院的碩士學位點由1999年的21個二級學科27個專業,增加到2003年31個二級學科45個專業,基本涵蓋了所有二級學科,碩士學位授權點數和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在全省省屬高校中名列前茅。

                    3、上效益:①辦學條件迅速改善:1999年以來,爭取到國家、甘肅省、銀行以及國外貸款等專項經費共計1.5億元(當時每年行政拔款僅2000萬元),新建學生公寓4棟,總面積3.05萬平米;教學實驗大樓5棟,總面積4.291萬平米,以及3.12萬平米家屬住宅樓,學院建筑面積由1999年的11萬平米增至2004年21.5萬平米。教學科研設備總值由1999年的2400萬元增至7000萬元,學院的道路、進排水系統、供電線網、燃氣供暖系統等徹底改善。②充分利用全省的醫療衛生資源辦學,解決欠發達省辦教育的難題。學院新增一所臨床醫學院(省人民醫院),4所非行政隸屬關系的附屬醫院(天浩、白銀、金輪、蘭州醫院)、教學醫院由原23所增至35所,將原蘭州軍區高等醫學專科學校改建為學院的二級學院(八一學院),培養專科生。③加強師資隊伍建設:1999年以來,引進博、碩士6人,新增教師120余人。至2004年,院本部在職職工891人,加兩個直屬附屬醫院共3135人,專任教師878人,其中正高100人,副高355人,講師207人。教師中研究生以上學歷占30%以上,國家突出貢獻專家2人,省優專家10人,享受政府特貼專家43人,博導7人。并聘請鄭國錩、陳洪淵、樊代明院士等國內外知名學者為兼職(名譽)教授。④教學管理:強調提高學生的綜合素質,全面實施學年學分制,增設20門選修課。2000-2004年,畢業生每年一次性就業率均在94.7%以上。2003年對近幾年就業畢業生跟蹤調查,90%以上的用人單位表示滿意。⑤科學研究:2000-2003年,全院共承擔科研項目327項,其中國際合作項目2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3項,國家部委項目14項,科研經費從1999年不足100萬元增至2003年818.8萬元。獲省部級科技進步獎43項,發表學術論文1200余篇,其中SCI、E1收錄48篇,主編出版專著27部。⑥教職工安居樂業:院本部職工,人人有住房。學院的預算外收入從1999年1400萬元增至2003年4600萬元,校內津貼由1999年全院78萬元增至2003年全院700萬元。⑦2004年,學院在中國網大一年一度發布的高等院校排行榜中,綜合排名為214位。在全國200余所醫學院校中排27位。

                    那幾年我到處籌錢,一共給學校籌了1.5億。1.5億對蘭大來說算不了啥,但是醫學院一年省上撥的辦學經費只有2000多萬。我16次鍥而不舍到省財政廳籌來一筆兩千萬元的專款;借用8分鐘為附一安排的匯報時間,情真意切的發言感動李嘉誠先生,要來60萬元少數民族醫生培訓經費。我善于隨時聆聽教職工的意見,僅在改善校園道路建設中,親臨現場,先后8次提出改進意見;一連數日晝夜加班,親自修改30多份學院申報博士單位和博士、碩士學位點的材料。身為院長,廉潔自律,拒絕吃喝游玩,主動退回施工隊送的購物券,向學校紀委上交學生家長從郵局寄來為招生錄取求情的匯款。被群眾稱贊為“針插不進,水潑不入”。繁忙的行政、教學、科研、醫療工作使我幾乎沒有多少業余時間,連出差在火車上、飛機上,住宿到賓館里,也是全身心地在工作、學習或思考問題,不肯輕易放過哪怕是幾分鐘。

                    2002年4月,我獲得中華全國總工會頒發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省委省政府舉行了慶祝五一頒獎大會,甘肅電視臺、甘肅人民廣播電臺、甘肅工人報、蘭州晚報等進行了采訪及報道。

                    我的敦煌醫學研究

                    我在科學研究方面,一個是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的敦煌醫學研究。做這個研究是因為上世紀八十年代,有敦煌史地、敦煌舞蹈音樂、敦煌文學等做得熱火朝天,我就想到敦煌醫學,當時還沒人搞,因為我們在甘肅,就責無旁貸。1983年我剛任中醫學院副院長,分管教學、科研,就想到要做這個事情,1984年我們就向衛生部申報了敦煌醫學研究這個科研項目,衛生部核準并撥了2萬元研究經費。一拿到經費,我們就去莫高窟實地調研,我前后去了五趟莫高窟。第一次去就住了一個多月,利用暑假我們幾個人把將近一百多個洞窟里那些跟醫學有關的壁畫,拍錄下來,整理編制成幻燈片。

                    另外,北京圖書館有敦煌遺書的縮微膠卷,我們就去查《敦煌遺書總目索引》,看哪一個目錄跟醫學有關,就把它們都買來(那時候沒有影像設備),我通過縮微膠卷觀片機像放幻燈一樣一卷一卷地放著看,最后就把那些東西都整理出來,編寫成《敦煌醫粹》。敦煌醫學研究主要就是這兩個東西。

                    中國的醫史,外國人都很關注。1986年2月23日,《光明日報》首次報道我們的敦煌醫學研究成果:“敦煌壁畫中有豐富珍貴的祖國醫學內容”。2月24日,《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敦煌石窟的揩齒圖”。2月25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甘肅日報》、3月5日上海《新民晚報》、6月7日《健康報》、9月1日《中國科技報》,以及《新華文摘》相繼報道了我們的敦煌醫學研究成果。

                    日本經濟新聞一看到《光明日報》報導,很快就打電話給我。因為在我們的幻燈片中有莫高窟中刷牙的壁畫,本來壁畫的意思是和尚出家的時候要刷牙,而這個洞窟的壁畫是公元892年,這就說明公元892年以前我們國家已經開始刷牙了,敦煌壁畫是迄今為止世界上發現的最早刷牙的畫面。

                    當時日本經濟新聞打電話要來中國參觀,看是不是有這東西。我說可以,你來吧。第二天,日本的一個叫丸山茂的口腔醫生就來到蘭州跟我座談交流,他問我要這個照片,我不知該不該給,就說你還是去看看,我告訴你在哪一個洞窟哪個地方,你肯定能找到。他就去了莫高窟。返回蘭州的時候,他還送給我兩張刷牙圖照片。后來他們在日本也報道了這些,丸山茂說我們刷牙圖的發現是世界性的成果。

                    后來日本接著派了三個代表團到莫高窟去看,1986年8月,日本齒科醫療開發研究會訪華團(秘書長為丸山茂),專程來蘭和我進行學術交流,并赴敦煌實地考察刷牙圖。1988年6月,日本丸山茂等第2次來蘭學術交流,赴敦煌考察。太田喜一郎在日本《齒界展望》雜志(1988;2:272)引用我的研究成果。1991年7月,日本仲景醫學臨床學習團來校與我學術交流。1993年7月,日本富山醫科藥科大學難波恒雄教授來校與我學術交流。我跟丸山茂也成了好朋友,一直交往到丸山茂去世。

                    訪: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交流的?

                    趙:是1986年。

                    訪:敦煌醫學研究的影響很大,獲獎級別也很高吧!

                    趙:是。1988年12月,我的專著《敦煌醫粹》由貴州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1989年7月,專著《博極醫源的孫思邈》由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1989年11月,“敦煌醫學研究”科研項目通過部級鑒定,做科研鑒定的時候,都是全國一流的敦煌學、中醫學的專家,一致認為我們這是國際領先水平,它奠定了一個新的學科,就是敦煌醫學學科。它就跟敦煌史地,敦煌舞蹈藝術,敦煌文學一樣,是開創性的。1989年11月-1990年12月,《光明日報》(甘肅學者首次提出敦煌醫學新概念,1989,12,6)、《人民日報》(敦煌醫學首次獲得確認,1989,12,6)、《甘肅日報》(歷史性的業績,1989,12,15)、《健康報》(趙健雄與敦煌醫學,1990,12,15)等發表敦煌醫學研究的報道8篇。1990年,《敦煌醫學研究》獲甘肅省教委科技進步一等獎,甘肅省科技進步一等獎。《敦煌醫粹》獲西北西南地區優秀科技圖書一等獎。1991年,《敦煌醫學研究》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敦煌醫粹》獲首屆全國優秀醫史文獻圖書銀獎。1993年3月,《敦煌醫學幻燈片》獲西北地區高等醫藥院校優秀幻燈教學片三等獎。

                    1991-2004年,《甘肅日報》、《文匯報》、《武漢衛生報》、《健康報》、《香港文匯報》、《甘肅經濟日報》、《蘭州晨報》、《蘭州晚報》、《甘肅科技報》等,及蘭州大學出版社、甘肅、北京、香港等多家出版社的著作,甘肅電視臺、蘭州電視臺、甘肅人民廣播電臺等報道我的業績近百次。

                    1992年10月,國務院頒發給我享受政府特殊津貼證書。1994年12月,甘肅省委省政府授予甘肅省優秀專家,人事部授予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1996年4月,赴美國拉斯維加斯參加第三屆世界傳統醫學大會,我報告“敦煌醫學研究”成果,獲世界傳統醫藥突出貢獻國際一等金獎,授予“百名民族醫藥之星”稱號。美國僑報、甘肅日報、文匯報、《科學中國人》和《敦煌研究》等雜志均作了報道。1997年,英國劍橋國際傳記中心(I?B?C)編《國際傳記辭典》25版、《有成就者》17版載入“趙健雄”。美國名人傳記協會(A?B?I)編《國際杰出名人錄》6版、《20世紀有影響的500個帶頭人》載入“趙健雄”。

                    敦煌醫學研究成果對中醫學、敦煌學、醫史文獻及中醫臨床、攝生防病均有重要意義,可應用于多個領域。2000年,敦煌研究院編的《敦煌遺書總目索引新編》中,把我們的發現也錄載了。原來的總目索引只說哪卷是醫書,但具體是什么,不清楚。我們做的敦煌醫學研究,就讓這些不清楚的醫學卷有了卷名,這一篇講的是什么,是內經的哪一篇、《傷寒論》的哪一篇,有什么學術價值。

                    1983年我在甘肅中醫學院成立敦煌醫學研究室,1985年我調走了,中醫學院后來繼續了這個研究。1993年,建設敦煌醫學展館,是全國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2012年,敦煌醫學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為“十二五”中醫藥重點建設學科。敦煌醫學研究后繼有人,繼續發揚光大。

                    我的中西醫結合研究

                    我的第二項研究就是中西醫結合。1993年9月,我在蘭州醫學院建立了中西醫結合研究室(后改為所),擔任主任,開展中西醫結合科研工作。

                    訪:這是甘肅省的重點學科?

                    趙:對。1995年8月,省教委批準我校中西醫結合臨床學科為省級高校重點學科。

                    我們的科研方向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慢性胃炎、腫瘤的防治;一個是鎳毒性的防治。因為甘肅省腫瘤多,我們用中藥來防治腫瘤,新藥扶正補血沖劑就是針對腫瘤放化療以后白細胞低研制的。甘肅金川是我國著名的“鎳都”,針對鎳毒性的研究成果,我們編寫出版了一本書——《鎳毒性與中醫藥防治研究》。那個時候,用中藥如何防治鎳毒性,中國沒有,世界上也沒有。我們做了好多實驗,全部在書上。這項研究主要是和朱玉真教授合作搞的。

                    1994年12月,“扶正補血沖劑”獲甘肅省衛生廳頒發的新藥證書。1995年,我主持的“扶正補血膏的動物實驗和臨床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三等獎。1996年,“中醫藥辨證論治慢性胃炎的動物實驗臨床及超微結構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二等獎。1998年,“扶正補血沖劑治療鎳毒所致免疫和造血功能降低的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00年,“扶正補血沖劑抗腫瘤扶正解毒作用的動物實驗和臨床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01年,“中醫藥對硫酸鎳致心肝腎睪丸損傷防治作用的實驗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02年,“扶正抑瘤湯對腫瘤細胞周期及NF-κB表達影響的實驗研究”科研項目,獲甘肅省科技進步三等獎。2002年11月,我研制的“扶正補血顆粒”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新藥證書(國藥準字B20020247)。

                    2007年我主持的“中醫藥防治鎳毒性的基礎和臨床研究”科研項目,獲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科學技術一等獎。

                    2008年9月,我的“一種用于扶正補血的中藥組合物及其制備方法”獲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專利號ZL200510042606.2。2009年7月,我的“一種治療胃食管反流病的中藥組合物”獲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專利號ZL200710017349.6。

                    在醫學教育方面,我在甘肅中醫學院的時候,主辦過3期全省中醫經典著作提高班。在蘭州醫學院,組織開辦了中西醫結合專業本科、碩士和博士研究生教育,主持中西醫結合臨床博士點的創建,可以說是中西醫結合學科帶頭人。1998年2月,我就受聘擔任北京中醫藥大學兼職博士研究生導師,從1998年開始招生。甘肅經濟日報以“甘肅第一個醫學博導”,蘭州晨報以“我省醫學專業有了首位博導及博士生”為題作了報道,中西醫結合臨床這個點,我是甘肅省第一個博導。2003年,我院自己申請獲批這個專業的博士點,我繼續擔任博導,甘肅省第一位醫學博導,至今已培養博士研究生11人,碩士研究生55人。

                    我從醫學院畢業后一直沒有間斷過看病,當院長的時候,每周還到附一上兩次門診。有人說我是德技雙馨的隴上名醫,這實際上是對我的鼓勵和鞭策。但是我臨床診治病人40余年,一直都在努力盡到一個醫生的職責,也確實解決了很多病人的疑難雜癥,比如從死亡線上治愈危重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患兒楊明泉;把一個服激素致胃出血的危重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馬進龍醫治后使他完全康復,棄杖行走自如;治愈了一個慢性腎炎氮質血癥患者,叫田建根;單用中藥治療使患者楊毅銘的甲狀腺腺瘤完全消失;主要用中藥使一位宮頸癌放射性腸炎便血的患者白妍轉危為安等等。

                    1997年至今,我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批準為全國第二、三、四、五批老中醫學術經驗繼承指導老師,已指導學徒7人。培養年輕一代傳承中醫藥醫療和研究,在這方面我也是很用心的。2001年,我獲得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頒發的“中西醫結合貢獻獎”。2004年,甘肅省人民政府授予我“甘肅省名中醫”稱號。2007年,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編《中國中西醫結合醫學家傳》收載了我。2008年,《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中國結合醫學雜志》)第1期(全國首次進入SCI-E來源的中醫藥期刊),以杰出人物專版報道了我的工作和業績。

                    我是2007年12月退休的,基礎醫學院又返聘了五年。實際上也只是退了,根本就休不了,繼續承擔教學科研工作,有些事情搞了半截子不能放在那里啊,參加國家部委和省廳的科研立項、授獎審評、檢查評估等工作,還曾為發展我省中醫藥事業提出建議,總是還有許多的工作脫不開。作為名醫,平時在校內外,街頭道旁,問病尋診的人你總不能拒絕吧,還得耐心仔細地釋疑解難,隨時診治處方,我能感覺到還深得患者的愛戴和贊揚。還因此獲得了甘肅省老教授協會“老教授事業貢獻獎”和蘭州大學“十佳老人”稱號。

                    到了2012年我就徹底退了,我已70歲了,加上我老伴的病,她這個病前前后后將近20年,我那時候基本一心撲到學校的事情上,家里的事全落到她一個人身上,到后來她這個病很嚴重,我不能不管,2012年我們去北京透析換腎,現在穩定一點就回來了。

                    訪:醫學院的平臺把您的智慧、作為都發揮出來了。

                    趙:醫學院培養了我,我就要全力以赴地工作,以報答母校的培育之恩。

                    訪:非常感謝您給我們分享這些,也非常感謝您對學校建設發展做出的突出貢獻。

                    【人物簡介】

                    趙健雄,男,漢族,1942年11月出生于陜西榆林,中共黨員。初中開始在當地報紙發表文章。1964年獲共青團甘肅省委“五好青年”獎,1965年從蘭州醫學院醫學系以全優成績畢業,分配到附屬二院工作,后經歷“6.26”下放、省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學習,定西地區醫院、省新醫藥學研究所、省中醫學院、蘭州醫學院、蘭州大學工作。1980年中國首屆中醫研究生畢業獲碩士學位,1983年任甘肅中醫學院副院長,1985年調任蘭州醫學院副院長,1990年任中西醫結合臨床專業碩士生導師,1991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1992年晉升為教授、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93年創建蘭州醫學院中西醫結合研究室為首任主任,1994年榮獲“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1998年任中西醫結合臨床專業博士生導師,1999年任蘭州醫學院院長,2001年任甘肅省中西醫結合學會會長,2002年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出版專著《敦煌醫粹》等六部,參編著作34部,參編全國高校統編教材2部,發表學術論文200余篇,SCI收錄9篇。

                    來源:檔案館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