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蘭大物語

                    劉欣堯:我與蘭大的二次握手

                    發布日期:2020-09-23

                    我是蘭州大學物理萃英班的第二屆畢業生劉欣堯,時隔九年,我再一次收到了蘭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上次是本科錄取,這次則是博士錄取。

                    九年前第一次從青島來蘭州的時候,我只帶了兩個行李箱和一個夢想,來到了中國陸域版圖的幾何中心,一下火車就看到了馬踏飛燕雕像,使人想到漢唐時代蘭州的重要地位,它處于絲綢之路的樞紐位置,是古代中國聯系西域的重要窗口。而這匹出土于此的馬則說明了這片土地上多次出產過鎮國重器,銅奔馬也就是汗血寶馬,相當于漢朝時代的航空母艦,由此裝備的騎兵可以大破匈奴,將戎狄逐出漠北,解除了絲路沿線的安全隱患;又過了大約兩千年,還是這片土地,又為新中國的兩彈一星的研制做出了巨大貢獻,奠定了今日中國的國防力量。

                    我本就向往“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畫面,再加上蘭州大學獨樹一幟的精神,所以在自主招生階段就毫不猶豫的填報了蘭州大學,并最終被錄取。此為我與蘭大的第一次握手。

                    在入學前我就得知蘭州大學剛剛成立了萃英學院,用于實施“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這個計劃源于“錢學森之問”;而“萃英”二字最早出自左宗棠之筆,這兩位偉大的民族英雄的精神穿越百年在此交匯,更堅定了我一定要被選入萃英學院的決心。

                    經過一年的努力,終于選入了物理萃英班,此后的學習和生活非常充實和精彩。由于采用小班制教學,課堂上的交流互動非常頻繁,學到的知識更貼近科研實踐;教學方式也更靈活,因為不要求必須考試,所以寫論文和作報告的訓練伴隨了整個大學時光,思考和操作能力的提高遠快于同校的同學。而我最大的收獲則是通過其中的兩門課程分別點燃了之后的對碩士和博士研究方向的熱情。量子力學課程的期末論文讓我為碩士階段使用密度泛函理論打下了扎實基礎,計算物理課老師帶我們作為志愿者參與的科研項目使我對生物物理產生了濃厚興趣,將其作為即將開始的博士階段的研究內容。

                    雖然理論教學的方式上進行了較大的改變,但在實驗教學上蘭大物理的傳統卻一點都沒有丟。現在看來,多虧當年一個不少的做完了所有的經典實驗,否則缺失的將是對經典實驗現象的觀察和思考,將不能正確的理解它們在物理學史中的重要價值,進而無法在前人的基礎上向前推進。縱然存在著諸多抱怨,比如從本部去榆中校區的路程太過勞苦,經典實驗的器材太過復古,實驗報告的書寫太過繁復。因為這些經典的實驗大多遠離現在的生產生活,很多實驗儀器早已停產,只能用祖傳的設備來學習和操作,隨著儀器老化、磨損卻不能更新,操作難度可想而知,無疑增加了學生的壓力,以至于很多同學都不理解這些古董級實驗的意義何在。后來我了解到國內其他大學基本上都改用自動化的儀器來替代已停產的傳統設備,或者直接將過時的內容從教學大綱中刪除,換成較新的內容。我認為,堅持不漏掉一個經典實驗的原則是蘭大物理教學取得今日口碑的重要原因,當然,如果能把儀器狀態調好一點就更好了。

                    在萃英學院學習期間,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方便快捷的和其他專業的同學交流,比如和生物班的同學住到一起之后,我對各種昆蟲的辨別能力有了質的提高,為日后在廣州的三年生活打下了良好基礎。

                    除了教學理念上的創新之外,我們的生活條件也是舒適而溫馨的,自從學院搬到觀云樓八樓之后,這里就幾乎成了網紅打卡圣地,很多其他學院的學生都來拍照,我們的照片就經常被用于招生宣傳。墻上掛滿了歷次課外活動的照片,時至今日,我圍著大廳給新來的同學講述每一張照片背后的故事都如數家珍,歷歷在目,有些故事我參與了,還有些雖未參與但卻是我拍的照片。在這里學習可以免去搶圖書館自習室資源的煩惱,這份記憶的留存讓我在畢業多年后仍然能感受到家的溫暖。

                    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四年,我去中山大學讀碩士研究生,起初是沖著廣州的飲食文化去的,但是自己的腸胃卻誠實地告訴我“你只想吃拉面”,在外地想找一碗地道的牛肉面是很困難的。

                    在廣州見識了不少以前沒見過的景象,比如一天的降雨量比甘肅一年的還多,夏至的陽光直射地面,真的看不見自己的影子。但是,我還是懷念北方的四季分明,以及冬天暖氣帶來的幸福和安全感。

                    時間一眨眼又過去了三年,碩士畢業那年正好趕上了在中科大舉辦的拔尖計劃十周年交流會,我作為畢業生代表在物理學科分會場發言,和其他學校參與拔尖計劃的比我小好幾歲的同學交流了很多經驗,發現他們學校雖然勝在財力雄厚,但是萃英學院這幾年的發展得益于思路和理念的超前反而并沒太落后于頂級名校。之后的學生的綜合素質也遠比我們前幾屆老學生強,這些是肉眼可見的進步。臨時接到增加節目的通知,這些小朋友們很快就組織好了小合唱,連多聲部都排練好了。他們現在的視野和自信真是我們當年不敢想象的。

                    又過了一年,本來打算出國留學的計劃被迫中止,適逢蘭州大學110年校慶,作為校友,時隔四年再次回到母校校園,非常親切。校長對返回的校友們介紹了近幾年的總結和展望,將蘭大的命運和一帶一路戰略綁定,讓這條古老的商路為我們帶來全新的機遇。此時,我意識到蘭州大學已經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如果我也能參與其中就好了。后來在與學院老師們交談過程中,我明確了這個想法,既然國外不能申請,那就留在國內讀博士,與其去別的學校重新適應新環境,不如就回蘭大這個熟悉的校園。

                    當我把這個想法說出來的時候,得到了所有老師的歡迎和支持,讓我倍感欣慰,自己的母校永遠為孩子遮風避雨,于是就留了下來。一邊準備博士考試,一邊提前開展讀博計劃的前期工作。回到同一個學校讀研的最大好處就是很多科研相關的背景和方法已經融入了本科教學中,很快就能上手。直至今天收到了錄取通知書,此為第二次握手,這次握手決不能輕易松開。

                    我在萃英學院學習了三年時間,現在已經畢業五年。我對“拔尖計劃”的理解是重點在“試驗”而非“拔尖”。選入此計劃的學生都是最優秀的,并且已經開始受惠于外界對此的認可,他們的使命不僅僅是讓自己變得更優秀,而是還要給“如何讓更多學生變得更優秀”這個實驗課題提供更多的樣本和數據。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既要保證自己的學業取得不錯的成績,還要接受不同教育模式切換所產生的不適應,是對心理和生理的雙重考驗,能堅持到最后的學生肯定是拔尖人才了。

                    銅奔馬象征著蘭州這個地方總能為國家創造奇跡,古有汗血寶馬,近有兩彈一星,我認為下一個奇跡就是通過對杰出人才培養模式的探索來回答錢學森之問,并沿著絲綢之路的網絡傳播給全世界。

                     

                    作者介紹:劉欣堯,山東青島人, 2015年畢業于蘭州大學物理學萃英班(學士),2018年畢業于中山大學凝聚態物理學專業(碩士),現在已回到蘭州大學攻讀理論物理學博士學位。

                    來源:歷史文化學院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