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蘭大物語

                    丁曼玉:理解的可能,聯系的圖景

                    發布日期:2020-09-23

                      逢萃英學院建院十年,回想起來,進入萃英學院學習也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回首看來,才發現無聲處的成長,正是本科期間緊密的課表和DDL。常規每周一次的讀書小組,每月一次的讀書報告會,和同學老師們的日常交流學習,與書本、文字對話,與語言撕扯,在臺師大與臺大之間的穿行,這些不知不覺的時候,構成了日常的圖景。
                            在學業上,自始至終都是有些掙扎和痛苦的。正如王大橋老師所言,每一次撕裂過后,才能實現自我成長。我們大二入學之時,將原本四年的教學計劃壓縮成三年,同時又增加了一些文學、哲學課程,確實給我們很多壓力。而其中印象最深的課程是屈老師的目錄學,正是經由目錄學,摸到了考證的一點門道。正如課上屈老師常言:“由小學入經學者,其經學可信,由經學入史學者,其史學可信”。小學是古漢語的基礎,而經學所指的考據、義理,這也是目錄學的主要內容。最初通過對比《新唐書》與《舊唐書》在經史子集四部分著錄的不同,根據不同之處,查閱四庫全文檢索系統,查找歷朝歷代的著錄情況,以考證其著錄不同的原因。這個過程非常艱難,卻也求得一點考證的方法。
                            大三有機會和其他高校進行交流學習,這個過程也讓我對世界和人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和思考。曾在NASA工作過現任臺灣博物館館長的孫維新老師講授的普通天文學,一百多人的階梯教室里坐的滿滿當當,孫老師儒雅又風趣。就算深奧的天文也能講的有趣又生動,從SN1987A到微中子,每一個發現的背后都有一個詼諧曲折又讓人感動的故事。臺師蘇宜芬老師的《普心》課程,在老師的講述中看到其中的每個心理學家的試圖努力認識“人”這一個體的過程。從認知學派、行為學派到精神分析學派,我們在對“人”的認知上也越來越深化。很多時候恰巧是那些其他的“旁門左道”的無心之言讓人有頓感豁然開朗的通達之感。 
                            學習之外,感受臺北,臺北轉運站里人流熙熙攘攘,寬闊的馬路上車流不息,一群機車陣陣呼嘯而過,大家都匆匆忙忙。轉身從大路鉆進小巷,街道旁矮舊的樓房,紅字白底“龍潭豆花”、“鹵肉飯”的招牌,弄堂里的咖啡店、二手書店,通票電影院里全天滾動播放的已經下映的電影,傍晚公園里蹣跚的小孩子軟糯的叫著媽媽。
                            在萃英學院學習的三年,專業學習不敢說是精深,卻讓我對歷史和現實、理論與現象、專業區隔與聯系有了更多認識。正是因為對世界的理解和好奇,成為日后生活和學習的動力。
                            研究生學習階段,在考古專業的學習中,懷著這樣的心情,開始嘗試專業探索。墓頂懸鏡現象為何,置于何種語境之下,與何種因素聯結。有時仍深陷苦悶的考證,感慨又再次踏入了同樣的河流。在繁復的考證里,卻也發現聯系的奇妙。中國古代“鬼子母”的形象如何與印度和東南亞的“訶帝利”等聯結,構成遙遠聯系的信仰圖景。佛教中的“鬼子母”形象又如何成為道教“六洞天魔女”的來源……最后理解這些信仰的共通之處。
                            即使現在的學術研究日益走向專業化,但是背后對世界和人的理解卻存在相同之處。在專業背景之后,是想要尋求理解的愿景。是陳寅恪所說的“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也是馬林諾夫斯基所說可以期望西太平洋上的“庫拉”在其他地方恐怕還會無獨有偶。正是這樣理解和感受,成為人文學科研究的內化經驗。研究是科學的、專業的、規范的,研究背后卻是個人的經驗、理解和感受。
                            回想起來,正是在萃英學院的學習,穿插著不同經驗,能夠對自我和世界有更多的理解,也嘗試在自我能力和愿景之間,尋找到一條道路。現在才不斷感受到眼前的世界和過往的學習和經歷,連成線,又漸漸演變成一張內部互相聯系的地圖。好像“冰島的一陣風,吹皺了地中海的波浪,地中海的微微波浪掀動著爪哇的暖流,而暖流卻鼓起到琉球的風帆”。
                            這樣理解的時刻,成為過去和現在,知識和理解,自我和世界通達的瞬間,也成為了“我有世界,世界有我”。盡管現在仍然懷有對自我的懷疑,深覺愧對老師的期待,也仍然希望未來能夠實現更多理解,尋求更多圖景之間的聯結。

                     

                    作者簡介:丁曼玉,2014級人文萃英班學生,2015年7月-2018年7月就讀于萃英學院,2018年9月前往四川大學攻讀碩士學位。

                    來源:歷史文化學院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