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蘭大物語

                    鮑志恒:蘭大精神,受用一生

                    發布日期:2020-11-23

                    又是一年秋風起,母校政國院的老師召我回蘭和學弟學妹們聊聊天,又命我寫寫自己的“校友故事”與大家分享,惶恐之下,草成此文。

                    時光倒回15年前,是我在蘭大榆中校區的最后一年。我最感興趣的續建宜老師的國際問題研究課程已經結束,老師同學給我的建議,幾乎都是考研或是報考公務員。

                    那時社交媒體并不發達,大學生流行去論壇灌水,上網寫博客。我把博客上的碎碎念和在《縱橫》(蘭大政國院的前身——國際政治系的系刊)上發表過的幾篇水嫩的豆腐塊找出來,在打印店裝訂成冊,當作分別的禮物送給了班上的同學。

                    怎么也想不到,往后,我的經歷就從碼字開始,一路到傳媒、內容行業,十余年一條“不歸路”。

                    除去“北漂”和在老家電視臺初入社會、學習積累的一段時光,我在主流媒體的經歷,大約是從十多年前進入“東方早報”開始的。這是上海一份傳奇的都市報,在2008年因率先披露三鹿奶粉問題載入新聞史,江湖上一度有“東有東早、南有南都、北有新京”的說法。

                    當時東早的中國新聞部,人少事多,幾個人囊括了國內熱點和深度報道的任務,記者們高頻出差隨時待命是工作常態,每年200天漂在全國并不稀奇,清晨醒來要先想下身在何方這種事也從傳說變成了真實體驗。

                    我出差采訪時間最長的紀錄出現在2011年秋天,一個人輾轉浙江、安徽、河南、新疆4省區10多個城市,為一起申訴中的陳年舊案尋找翻案的依據。從杭州市區的案發現場到荒漠邊疆的監獄囚房,兩個月下來,一直聯系不上我的房東阿姨一度以為自己遇到了流竄的逃犯。

                    一年半后,張氏叔侄重獲自由,我告訴他們:這個案子改變了你們,也改變了我。

                    我開始相信,置身真相被掩埋的廢墟,內心不得不為的沖動,有時,確實可以超越人性對未知的恐懼。

                    幸運的是,那些日子,幾位在滬的同學可以結伴探望退休的續老師。年過古稀的老師健談如昔,時常把我們的思緒帶回萃英山下的課堂,重溫在世上最清凈的大學里,他教給我們的世界觀。

                    2014年,東方早報整體轉型,我從一線法治記者轉崗后臺,組建了澎湃新聞的法治報道團隊——“專案組”。

                    那一年,“專案組”破天荒報道了一批從前從未被公眾所知的疑似冤假錯案,特別是澎湃上線的第一周,每天一起。這組名為“申訴者”的報道,引發了最高政法機關的強烈震撼,50多名無辜入獄者在隨后的幾年里陸續洗去沉冤,開創了中國媒體案件報道的先河。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信息傳播格局的變化,媒體形態、生產與傳播方式的變革,我的身份也從傳統媒體人轉變為內容創業者,但傳媒人的初心未改。

                    經歷過都市報的興衰,新聞客戶端的興起,短視頻的風口……回想起來,跌跌撞撞的人生旅程中,母校的基因已在不知不覺中深入骨髓——我的每一次成長與進步,都伴隨著“勤奮、求實、進取”的態度,“獨樹一幟”的追求,“自強不息”的信念。而每一次偷懶懈怠之時,想起續老師和母校師長的關心與期待,又會掙扎著從失落與迷惘中重新站起。

                    2020年是我們創辦梨視頻4周年。在信息傳播漸漸被不懂內容的技術人員所主導的互聯網世界,不讓整個短視頻賽場都被娛樂表演、網紅戲精所擠占,需要有人守住嚴肅內容的賽道。就像母校一樣,矗立在那里,文化的綠洲就會一直存續。


                    作者簡介:鮑志恒,蘭州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2002級校友,梨視頻副總編輯,資深媒體人。曾任東方早報首席記者,澎湃新聞時事中心副總監,創辦澎湃法治新聞欄目并擔任主編,率先披露了國內冤假錯案20余起,為50多名無辜入獄者洗去沉冤。2016年,加入梨視頻創業團隊,分管原創內容生產,創作了中國第一部鄉村抗疫紀錄片《保衛靳莊》等作品。現任上海師范大學等高校特聘導師。

                    來源: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