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蘭大物語

                    守勤奮求實學風,做樸素扎實學問

                    發布日期:2020-11-26

                    能在2008年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份進入蘭州大學讀書,的確是一份難得的人生經驗。我至今仍清晰記得初入校園時,荒涼的萃英山下蘭大被汶川地震變成危房的舊樓,和軍訓尾聲時集體收看北京奧運閉幕式這兩個如時空錯置般的新生體驗帶給我的巨大沖擊。中國的發展與落后,對大學的美好幻想與西北大地的粗礪相互交織,這是蘭大教給我的最初一課。我也是從那時起,開始理解蘭大的精神和堅守。

                    生活照

                    當我震驚于榆中校區的“貧瘠”,陷入失落和迷茫,蘭大的老師們卻幾乎立刻讓我領略到了母校的豐饒和深沉。講授政治經濟學的王維平老師讓我們走出校門,看看中國西部的生產力發展水平“有沒有超越漢朝的二牛抬杠”;楊恕老師不斷提醒我們,認識中國地緣政治的復雜現實,是理解中國對外關系的基本前提;國際關系史課上,王明芳老師則會帶我們去將軍院的草坪上,談論考尼茨的外交革命和俾斯麥的外交體系……淵博的老師們不僅將我引入了國際關系的知識殿堂,更以言傳身教,讓我時刻領會蘭大的學術風骨——對學問的扎實態度和對中國,尤其是西北現實的深刻關照。汪金國老師在國際法課上讓我們背誦的聯合國憲章序言,如今我在講臺上仍然受用。在碩導陳小鼎老師面前戰戰兢兢地讀出自己語句不通的論文,才明白學術論文的一句一詞,哪怕一個標點都必須悉心打磨。楊恕老師多次創造機會,讓我去新疆實地考察,告誡我“不了解新疆的實際情況,就不可能正確理解上海合作組織對中國的意義”。

                    南開畢業典禮

                    從那時起,我才讀懂了《蘭州大學校訊·發刊詞》中的那句:“研究西北實際問題,了解西北人民的生活狀況,是蘭州大學的一種重要任務;調查西北的寶藏,認識西北的真相,是蘭州大學對于國家應盡的天職;提高西北文化之水準,培育建設西北之專門人才,均為蘭州大學應負之使命。”蘭大雖地處祖國西部,受制于經濟落后和信息不暢,但也正因如此,在蘭大做學問便只能依靠扎實與勤奮,比別人更認真一些,比別人多探索一步。也正因如此,西北獨特的自然地理特征和經濟社會狀態成為蘭大學人取之不竭的研究資源。蘭大人也由此在西北“貧瘠”的土地上,做出并不貧瘠的學問,自強不息,獨樹一幟。

                    蘭大畢業后來到南開讀博,初時感嘆于東部高校師生開闊的視野和豐富的學術資源,但蘭大教給我的扎實學風讓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盡管在優秀的師長同學面前感受到了巨大壓力,我還是不斷告訴自己,不怕“慢”,只怕“浮”。為了一篇國際戰略研究綜述,我花費大半年閱讀文獻;盡管語言不通,但研究德國的全球治理戰略,我仍然堅持盡可能找到一手資料,保證每個論據可靠;在日本一年,扎進愛知大學圖書館,求教不同專業的老師,了解日本各領域的治理政策。每篇論文發表前,我都像在小鼎老師面前一樣反復琢磨修改。回顧我的求學生涯,蘭大的“扎實”是我唯一的“優勢”,也是我能跟學弟學妹們分享的最重要的經驗。

                    我的就業實際上是學業的延續,因而我的經歷可能只對有志于學術研究的蘭大學子們有些借鑒價值。總結起來只有一句,那就是珍惜蘭大的“貧瘠”。因為榆中的荒涼,蘭大的四年可能會成為你人生中唯一能夠靜心讀書的時光。國際關系的經典著作,我幾乎都是在榆中讀完的,離開那里,很少再有地方和時間能讓你完整閱讀經典。因為西北的粗礪,才能夠磨練出我們勤奮求實、寧靜致遠的學風,才能夠讓來自五湖四海的我們認識中國的真相、挖掘中國的寶藏、思索中國的方向。榆中適合坐“冷板凳”,西北適合做“硬文章”,這是蘭大給我們最寶貴的財富。

                    與李肇星外長夫婦的合照

                    個人簡介
                    王亞琪,安徽合肥人,2008年進入蘭州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就讀國際政治專業;2012年保送本校國際關系專業攻讀碩士學位;2015年經申請考核進入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國際關系專業攻讀博士學位;2017年-2018年赴日本愛知大學現代中國學部任交換研究員;2019年在南開大學獲法學博士學位后留校任教至今。

                    來源: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