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馬背上的“國寶級”名醫,這位蘭大人堅守邊疆一甲子

                    發布日期:2021-10-09

                    江南水鄉到遼遠邊疆,跨越千里時空。上世紀50年代,何秉賢參軍支援大西北并考入蘭州大學醫學院,畢業后,他主動請愿到新疆工作,把青春活力播撒在鄉村牧場,在心血管病領域成名之后,他又決定畢生扎根邊疆為基層各族群眾問診看病,始終堅守在崗位一線。

                    “到祖國最艱苦的地方去”

                    1949年,18歲的何秉賢在上海參軍并隨軍支援大西北,擔任了部隊的文化干事,出于對知識的渴望,一年之后考入蘭州大學醫學院,進入五年制的醫療系開始學習系統的醫學知識。雖然僅參軍一年,但是為人民服務的信念成為了何秉賢一生的行動宗旨。

                    “服從組織分配”“到祖國最艱苦的地方去”,兩句話赫然留在何秉賢的大學畢業志愿書上。這個來自江南水鄉的小伙子懷揣救死扶傷的理想,和其他13名畢業生隨著汽車的顛簸前往戈壁灘的深處。他說:“得知分配到新疆的消息非常興奮,我認為是很自豪很光榮的事,說明黨組織信任我,才會讓我到艱苦的地方去。”

                    何秉賢被分配到剛剛成立的新疆醫學院附屬醫院(即現在的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1956年前新疆心血管現代醫學方面幾乎完全是空白的,沒有心電圖機,沒有技術支持,我們也沒有上級醫師,且資料匱乏。”

                    那時,內科只有1個科室、20張病床,地州基層醫院更是缺醫少藥。為了填補本地心血管病普查研究的空白,何秉賢常常騎著馬走在天山南北的農村、牧區,被各族群眾親切地稱為“馬背上的專家”。

                    “基層巡回診療時,最大的障礙是語言問題,我自學了維吾爾語和哈薩克語,直接和百姓交流才能更好地建立起信任感。”他說。不僅學習語言問診,他還秉持盡可能用低價有效藥物的原則,讓基層患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新疆需要我,那里的病人離不開我”

                    為了更好地推動新疆醫學發展,何秉賢被衛生部選派到北京阜外醫院、協和醫院進修組織人事關系等一并轉到北京。本可以留在北京的何秉賢沒有絲毫猶豫便回到了新疆:“組織上送我來進修,是為了更好地建設邊疆。為新疆各族人民群眾服務,是國家的需要,也是我個人的心愿。”

                    何秉賢回到新疆,也帶回了先進的醫療技術。當年,他就做出了新疆第一份心電圖,開展了第一次心導管等檢查技術,成功安裝了第一個心臟起搏器。他將所學知識與臨床經驗結合,撰寫出了一部50多萬字的著作——《臨床心電向量圖學》。這是我國第一本自己的心電向量診斷教材,至今仍被視為權威在沿用。之后,他斬獲了“黃宛心電學獎”等心血管領域的重要獎項。

                    有了名氣,國內外不少醫療機構以優厚條件邀何秉賢前往工作。那個時候,各方面落后的西部省區留不住人才,“孔雀東南飛”現象很普遍。何秉賢一一回絕了來訪的人。他說:“我在新疆習慣了,離不開,況且新疆需要我,那里的病人離不開我。

                    他用“此心安處是吾鄉 不辭長作新疆人”形容自己。身邊的人都清楚,他親歷了新疆醫療從一窮二白漸漸發展到現代水平。年輕時“讓各族群眾病有所醫”的理想,已經成為何秉賢畢生奮斗的目標。

                    65年來,何秉賢培養了一大批少數民族醫療骨干,有維吾爾族、回族、蒙古族、柯爾克孜族等等,這些學生現在已覆蓋全疆各縣市醫院,甚至鄉鎮衛生所。他逢人總是講:“在新疆,走到哪兒都有我的學生,這是一輩子最值得驕傲的事。

                    天山有雪蓮,常年在零下幾十攝氏度的嚴寒中傲霜斗雪、頑強生長,當地少數民族視之為奇珍藥草。在他們眼里,何秉賢猶如一朵不枯的雪蓮,65年扎根天山,65年默默綻放,65年散發芬芳。

                    校友簡介

                    何秉賢,1931年出生,浙江蘭溪人,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教授。1950年考入蘭州大學醫學院五年制醫療系,1955年前往新疆,后于新疆醫學院內科工作,教授,博導。是新疆現代心內科的開創人之一,獲得第六屆“黃宛心電學獎”,擅長心血管病專業研究和心電學研究。榮獲第五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道德模范,“2018年中國最美醫生”稱號。

                    來源:蘭州大學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