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萃英記憶

                    王登渤:以這樣的方式活在學子心中——懷念常文昌老師

                    發布日期:2021-10-26

                    看到蘭州大學文學院發布的常文昌先生的訃告,眼前一下子浮現出許多昔日的場景。

                    這幾年,類似的消息,時有傳來,總有一些感慨唏噓,然后也就淡淡而過。但對常先生,卻有些例外,眼前的那些場景竟然揮之不去,恍如昨日。

                    在蘭大中文系四年,古代文學史和現代文學史是要用一年時間來講授的兩門大課。那個時候,我的興趣多在古代,現當代文學多少有些應付,盡管當時的蘭大現代文學據說已經暴得大名,但對我們大多同學而言,因無終究未能登堂入室,領略高妙,所以印象至今依然就是一段江湖傳說而已。

                    給我們上現代文學史的是兩位當時還無甚名氣的講師。先是王喜絨老師,講新文化運動和魯、郭、茅,聽得不太認真,而且在她的課堂上還與同學打過一架,致其無法上課,至今想起來,還心存不安。在王喜絨老師的提點下,倒是讀過不少原著原文。前陣子看龍平平的熱播劇《覺醒年代》,感覺劇中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文章篇什,沒有絲毫的疏離之感,應該得益于王喜絨這位梳著短發,總是堆著笑容而且在講課時多少有些局促緊張的老師的提點和講授。

                    第二學期,登臺的便是常文昌老師了。第一次走進教室,便印象頗深。他消瘦矍鑠,氣息不足,卻扎著一條領帶。我私下對同桌說,那條領帶堪稱“危在旦夕(系)”。的確,他的氣質有一種令人擔心的孱弱。

                    開講了,題目是沙汀,一個對我而言完全陌生的作家。

                    他講課,沒有即興的發揮,手擎講稿,一口氣念了下來。我注意過他的講稿,薄薄的稿紙寫的密密麻麻但又很工整,卷在他的手中,并在他特有的嗓音和氣息中娓娓而出。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我們當時幾乎都沒有看過《在其香居茶館里》,但經過常先生的講授,居然覺得這部小說親切無比,特別是對主人公邢幺吵吵的分析,讓我們感到了一個跳入眼簾活靈活現的人物。時至今日,常文昌老師對于我們86級中文系的學生,最鮮明的記憶仍然是沙汀的《在其香居茶館里》,是邢幺吵吵。

                    他的課,就這樣以他特有的講課方式持續了一個學期。這是一個內容茁實、生動清晰的一個學期。讓人感念。

                    趙儷生先生曾評價他在清華的老師說,老師分兩種,一種是能講出東西的,一種是講不出東西的。而且他還舉出了一些被尊崇為大師的先生實際是講不出東西的。按照這個標準,常文昌先生的確配得上是一位能講出東西的老師。

                    對于他們那一代教師而言,上課、講課是一件大事情。其認真對待每一節課的態度和準備的認真嚴謹的程度,是一種精神的體現。既然是文學史,就應該給學生們梳理出一條清晰的歷史線索,并在這個基礎上配以對具體作家、作品的評析,從而使學生有一個系統的、史論化的整體感,這樣的課才能叫文學史,否則只能是一些碎片化的知識點,吉光片羽,難成體系。沒有體系,只專注于一個作家作品的文學史,難免會自說自話,評價也不會周全得當。

                    從這個意義上講,常文昌和王喜絨老師的課,完成了這樣的任務,即便是我們不從事現代文學研究的普通學子,腦子里都能裝下一部完整清晰的文學的歷史。這一點,對我而言,受益匪淺。

                    畢業了,和常先生的聯系也就稀疏了起來,打交道的機會也就少了。有一段時間,中文系會組織教師利用假期出去旅游,而且可以帶家屬。于是,我便以家屬的身份參加過一兩次。記得有一次是去天景峽,恰好常老師帶著正在復旦讀書的女兒也去了。同行中,自然有過一些交流,但就在那次旅行,常老師羸弱的身體出了問題。我至今還記得他那一張慘白的臉,也正在那一刻,對他的身體產生了極大的擔心。

                    恰在那期間,我不停地收到他的贈書。先是關于他的鎮原老鄉、漢代思想家王符的論著,接著又是他關于新詩的研究成果。這些成果,顯示著他一貫秉持的嚴謹的治學態度,扎實的學術功底郁勃而出。我不禁詫異,這些成果竟然是從那樣一個羸弱的身軀中汩汩流出。我相信,在他羸弱的身軀之中,他還有一個健碩的大腦,在不停地思索,不停地探知未知的領域,這或許就是一名大學教授的天職和宿命吧。

                    再后來,他去了國外,回國后又定居上海,我們之間也就音訊杳然了。他對東干文學的研究,我也是聽說而已,加之我對東干族的族源一直不太感興趣,所以也就沒有任何的關注。

                    今天,常先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天國里,一定還有幸運的學生去聆聽他的講授,去品味那其香居茶館里的笑罵聲。

                    一個老師,能以這樣的方式活在學子的心中,是一件幸事。

                    期待我的母校,總有這樣的老師,如此,于蘭大也是一件幸事。

                    常文昌先生于2021年10月22日18時35分

                    在上海因病逝世

                    享年75歲

                    先生永遠是蘭大人的驕傲

                    將永遠活在蘭大人的心中

                    今天

                    讓我們一起

                    沉痛悼念常文昌先生

                    先生千古!

                    常文昌,男,生于1947年,甘肅鎮原人。曾任蘭州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甘肅省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