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蘭大校友麻侃——愿將本心付光陰的法律人

                    發布日期:2021-11-26

                    “我是一個從小就不太機靈的人。”麻侃對自己這樣評價道。

                    不機靈,有些木訥。但很多年后回過頭看,麻侃認為這種氣質也不失為一件好事,能讓自己更純粹、更專注。專注,在求學、工作上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精神。他回首走過的這些路,也許正是這種“鈍化”的性格讓他走得更遠。

                     

                    麻侃

                    蘭州大學1996級中文系校友

                    北京觀韜中茂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杭州辦公室執行合伙人、杭州市溫州商會副會長

                     

                    出生永嘉 求學西北

                    初出茅廬顯真章

                     

                    麻侃出生在溫州永嘉,他稱自己為“山里人”,老家在大山的盡頭。麻侃之所以成為麻侃,離不開故土的滋養。

                    在給兒子的家書中,他這樣寫道:“我小時候經常一個人坐在老宅的竹椅上,呆呆看著對面山嶺上出山的路,想象著外面的世界,但滿腦子總是水火和征伐,心外都是異域。”

                    千年古縣永嘉,水長而美,群山綿延。但在70年代,大山是封閉的象征。麻侃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麻侃在故鄉永嘉的老家

                     

                    1996年,麻侃考上了蘭州大學中文系。從小愛好文學的他想成為一名記者,“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等到時間和閱歷逐漸積累,再做一名作家。

                    大學時期麻侃一直在為這個方向而努力,讀書期間他就到甘肅經濟日報跟隨王克勤老師實習。王克勤是國內著名的調查記者,被稱為“中國揭黑記者第一人”。

                    “我覺得這份工作我從能力上是勝任的,但是在做一個報社記者的過程中會有一些挫折。”

                    公共媒介承擔的功能多元且復雜,麻侃認為當時自己年齡還達不到對公共媒體的深層次認知,他不再執著于在大平臺上發聲,轉而想服務于個案。

                     

                    1986年在長春南湖公園拍的全家福

                     

                    2000年,麻侃考上了上海社科院碩士研究生。2002年,被稱為“黃埔軍校第一期”的首屆司法考試開考,通過率并不高,但麻侃憑借扎實的知識基礎在讀研期間就通過了司法考試。

                    碩士畢業后,麻侃如愿成為了一名律師。2004年,剛剛拿到律師執業證幾個月的麻侃意外地獨立承辦了其供職的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應訴義烏市職工維權協會的合作合同糾紛案。

                    當時初出茅廬的麻侃臨危受命,代表出庭。他的勇于擔當和在庭審中從容、敏銳的臨場表現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最后這起糾紛以麻侃代表的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勝訴,也讓眾人看到了他。

                    彼時義烏國際商貿城正在如火如荼建設當中,其中涉及到大量的房屋的拆遷安置,也由此引發了大量與拆遷安置相關的糾紛,糾紛背后就涉及到大量土地房產的確權;同時義烏市場活躍度很高,有很多先行先試的做法,也涉及到大量的行政合規的業務。

                    因此,2004年-2005年,麻侃在義烏承辦了以國際商貿城項目拆遷相關業務為主的各類行政案件百余起。麻侃也在行政法這個領域比同行積累了更豐富的經驗和案例。

                     

                    自2014年7月起,

                    麻侃受聘為浙江財經大學兼職教授

                    (圖為第二次受聘)

                     

                    2006年,浙江省省直律師協會評選“優秀專業律師”,剛執業三年的麻侃在行政法專業中得票最高,毫無懸念地當選了當年的“優秀行政法專業律師”。

                    此后,麻侃在行政法領域繼續耕耘,也讓他在行政法實務領域的能力進一步得到了行業認可。

                     

                    篤實前行 辛勤耕耘

                    行政訴訟和法務并駕齊驅

                     

                    麻侃曾這樣袒露心聲,他始終認為自己對公共事務更感興趣。“我覺得在中國我們主要接觸和思考的幾乎所有的公共意義的事件,我們要去理解它,解讀它,是離不開行政法的知識儲備的。”

                    對此,麻侃這樣說道:“行政法,不僅是我們的專業標簽,更是我們的志業。”

                     

                    2018年

                    時任杭州市市長徐立毅

                    為麻侃頒發市政府法律顧問聘書

                     

                    幾年前,麻侃代理科安公司狀告省氣象局,并最終幫助科安公司取得了相關行政許可,完成了我國民營企業在該領域的“破冰”。

                    當時,根據行政法規,科安公司已具備取得防雷裝置檢測行政許可的條件,此前該類檢測業務均由氣象局下屬機構專營,氣象局拒絕受理科安公司的行政許可申請。

                    僵局難解,終于成訟。該案從程序打到實體,歷經多年,經由多級法院裁判,多級部門調處,最終隨著制度完善,當事人合法權益得到維護。

                    “我們從中親歷了涉及既得利益的改革不易,也見證了法治進步。最終,我們為當事人權利得到伸張而喜悅,也為國家法治建設的智者們破除常規,以救濟法先行,倒逼行政法治的智慧所折服。毋庸諱言,行政訴訟制度在推進中國法治國家和法治政府建設過程中的重要作用,無可替代。”

                    機緣巧合,一路深耕,麻侃在行政法領域慎始敬終,行穩致遠。他先后擔任了浙江省律師協會行政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省律師協會行政專業委員會主任,并入選為全國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委員。

                     

                    自2014年7月起,

                    麻侃受聘為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

                    實務導師(圖為第二次受聘)

                     

                    這幾年,除了做行政法的業務以外,麻侃從團隊發展的需要考慮,也做了很多的商事業務,比如說企業的法律顧問和由此延伸出來的商事訴訟、公司并購方面等業務。

                    從行政訴訟轉向公司法實務,是因為他深知全球經濟一體化時代公司的力量,想著法律人應該為社會進步貢獻更加積極有效的力量。

                    從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到浙江浙聯律師事務所,再到如今加入北京觀韜中茂(杭州)律師事務所團隊,其自2003年起律師執業,擅長行政法、公司與并購,并在商事爭議解決領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法律不止法理 更見情理

                    窺見人性微光

                     

                    吸引麻侃選擇律師這條道路入世的,還有每一個個案中興起的小火苗,那是人性的微光。作為一名職業法律人,麻侃常常被爭執和矛盾處的人性所打動。

                    在糾紛當中,也有人為了利益背信棄義,那些不是那么美好,甚至近乎丑陋的東西,恰恰是這個世界和人性的真相。

                    “你不去看他,你就沒有辦法真正地認識到或者說更加真實和深刻地認知這個社會和人心。所謂讓我癡迷的東西,不是說那種丑的東西讓我癡迷,而是那些真實背后偶爾閃現出來的光芒,會讓人很癡迷。”

                     

                    2017年

                    麻侃受聘為亞組委法律顧問

                    目前是亞運會官方法律服務商成員

                     

                    都說平凡人的故事最動人,因為它最接近人生真相。麻侃早年辦過一個案子,兩兄弟為了爭一塊祖產,大打出手,弟弟相對強壯,踹了哥哥一腳,導致哥哥一個臟器破裂,最后被鑒定為重傷。弟弟也因此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追究刑事責任關在了看守所里。哥哥在入院就診期間,發現有脊髓的病變,唯一可行的治療方式是換髓,最后只有他的弟弟能與他匹配。

                    雖然兩個人已經反目成仇了,但弟弟知道之后,主動提出捐獻骨髓。后來弟弟的案子如期開庭,哥哥坐著輪椅在法庭為弟弟求情,兩個老人在法庭淚流滿面。

                    “老農民不善于表達感情,但是那時候他們留下來的眼淚會讓你直觀和強烈地感受到什么叫血濃于水,這種展現出來的人性光芒,和偶像劇都市劇中看到的情感不一樣。我很希望在一片狼藉,甚至是看似丑陋的表象之下所展現出來的人性光芒,能夠被更多的人看到。有更多的人看到,就會有更多的人對人性有信心,所以這是這個職業一個非常美妙的體驗。”

                     

                    原上城、江干合并后

                    在新成立的上城區政協中

                    新當選常務委員會全體合影

                     

                    這也是大學學習中文的經歷,給麻侃在律師的道路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文學更注重全面思考,更注重去考察人的七情六欲。

                    “在做律師的職業過程當中,你只要愿意去觀察,愿意去思考,它并不是一個罕見的東西,只不過有一些時候它可能不是很強烈地表現出來,它有時候可能就是一個人性的微光,但是你用心看,它同樣很迷人。”


                     

                    十年付出 大愛清塵

                    社會公益一直在路上

                     

                    這些年除了在專業領域不斷精進,麻侃也在關注社會事務的方方面面。今年是他政協履職的第十年,在政協平臺上為區域的社會經濟發展做一些諫言;他還在做一些跟法學教育相關的工作,在浙江大學、浙江財經大學、浙江省委黨校擔任一些兼職教學工作;2012年他聯合幾個律師同行發起成立了“杭州市溫州商會律師顧問團”,現已吸納400多名在杭溫籍律師,下設建筑房地產、涉外、知識產權等十一個專業部門,為在杭溫商、溫州人提供“普法學法、咨詢先行、風險防范、顧問保障”全方位的法律服務……

                     

                    2012年4月15日

                    杭州市溫州商會律師顧問團成立大會

                    在省人民大會堂召開

                    麻侃主持首屆溫商法律論壇

                     

                    今年也是麻侃做“大愛清塵”的第十年。和大愛清塵的結緣,緣于一名故人和恩師。多年前的實習帶教老師王克勤是大愛清塵基金的發起人,從一名調查記者到公共知識分子到一個公益人,麻侃看著老師的轉變,也在他的影響下接觸到了大愛清塵這個項目。

                    “我認為塵肺病的農民應該是今天中國從群體處境來說最悲慘的一個群體。”,麻侃感慨道,“這是一個讓人疲憊讓人絕望的項目。你幫這個人一次,不是幫到他,你要幫他一世,才算幫到他。而且這個人你不論怎么幫他,他最后都是會痛苦地死掉。”

                    長貧難顧。塵肺是一種進行性的慢性疾病,其病理發展過程是不可逆的,因此無法治愈,目前也無特效治療方法。

                     

                    2014年夏天

                    麻侃與大愛清塵發起人

                    王克勤先生到金華武義

                    探訪塵肺農民家庭

                     

                    十年來,跨越經緯與四季,大愛清塵累計幫扶近9萬塵肺病農民兄弟。截至2021年4月1日,大愛清塵已將6259人次的重癥塵肺病農民送進醫院接受專業治療,為呼吸困難的塵肺病農民發放制氧機5609臺;為塵肺病農民家庭孩子提供助學14779人次,在全國塵肺病農民聚集的地區依托鄉鎮衛生院建設12家塵肺病康復中心(站)……

                    十年付出,麻侃擔任了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大愛清塵基金管委、北京大愛清塵公益基金會創始理事、大愛清塵浙江工作區主任。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公益人為這個群體四處奔走,籌集資金,聯系醫療機構、聯系各種社會力量的支持;他帶著兒子一起參加大愛清塵的志愿者活動,因為他相信,善良是一個人最寶貴的心靈財富。

                     

                    大愛清塵發起人、北京大愛清塵公益

                    基金會理事長王克勤先生(左)

                    與麻侃合影

                     

                    麻侃是一個“長情”的人。在選擇做一件事之后,便會一直做下去。這些年,他也看到很多其他公益項目,他也非常愿意為之添磚加瓦,“但我已經沒有精力了,我看到這個群體之后就沒有辦法把眼睛移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少年,曾經夢想屠龍。讀書的時候,麻侃喜歡薩特、加繆、胡塞爾……認為知識分子就應該是批判的、對抗的;近些年來,麻侃愈加平和,轉而埋頭關注身邊的苦難,去幫助身邊能幫助的人,去花精力做好手上的事情。他相信,這比去傾聽遠處的聲音更重要、更有價值。

                    “這幾年我還是篤定地、腳踏實地地在走,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但我相信路是對的,方向是對的。”

                     

                    2021年4月,麻侃在無錫完成“人生首馬”

                     

                    作為一名法律人,麻侃始終認為走得高、走得遠的律師,內心還是有法治情節的。行政訴訟是他內心的一個志業,是愿意為之奮斗一生的東西。

                    律師雖然服務的是個案,但是相信它的效益是可以溢出的,再就社會宏觀背景而言,也是在具體而微地推動法治進步。“我們有理由深信,當我們越來越專注于深耕個案的事實與法律,當我們越來越服膺于法律和它背后的制度精神,我們頭頂上璀璨的星空終將照見萬世太平。”

                    作為一名公益工作者,麻侃在他選擇的各個領域勤勉履職。政協十年、法學教育、大愛清塵……每一條道路,雖然走得慢一點,但他盡量走得遠一點。

                    這些年,他還是會忍不住頻頻談到大愛清塵和塵肺病農民,“隨著時間流逝,漸漸深陷中年困局,再面對塵肺病農民,我自己無力感也越來越強。”

                     

                    麻侃團隊團建照

                     

                    時間往復,麻侃還是會經常回到故鄉永嘉。當從洶涌的人群逃回靜謐的故鄉,屋后的青山遠黛會給他很多答案。

                    “我在山里長大,大山不只是風景。站在露臺上遠眺群巒,山里人或許更明白高山可以望遠,也可以了無障礙的看見星空。人,應該活在更遼闊的時空格局中。”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