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蘭大校友王旭東:故宮如何打造東西文明互鑒的中華文化會客廳

                    發布日期:2021-12-11

                    人物簡介:

                     

                     

                    王旭東,曾任敦煌研究院院長,現任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成員、故宮博物院院長。2002年畢業于蘭州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地質工程專業,研究生學歷,工學博士,研究館員。

                    主要從事石窟、古代壁畫和土遺址保護,文化遺產監測預警與預防性保護等方面的研究。1991年開始文物保護工作以來,主持完成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保護維修工程60余項,承擔國家及省部級課題近20項,主持或作為主要參與人完成與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等國相關文化遺產保護和管理機構開展的國際合作項目10余項,獲國家或省部級科技獎勵10多項,被授予“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宣傳文化系統拔尖創新人才”等多項榮譽稱號,入選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和甘肅省領軍人才工程。

                    “文化不能一家獨大,不管它是小還是少,我們都要去尊重。”故宮博物院院長王旭東在接受采訪時如是說道。他認為,故宮的精神內核不僅是奢華與宏大,同樣有開放與包容。在當下,更應該以文物和博物館搭建交流平臺,促進不同國家、民眾之間的理解與善意。
                    訪談實錄摘要

                    “文化不能一家獨大,不管是小還是少,都要去尊重”

                    Q:你來到故宮之后,故宮與敦煌的合作明顯增多。前段時間展出的“敦行故遠——故宮敦煌特展”是70年來敦煌展再次來到故宮午門,策展的想法是怎么來的?

                    王旭東:在故宮舉辦敦煌展,實際上我們的前輩在上世紀50年代初就做過。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我們跟敦煌研究院有一個默契,就是想通過這兩處世界文化遺產的再次相會,展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在保護、研究、傳承等方面的一些重要成果,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展覽不僅呈現了兩處世界文化遺產的對話,也告訴我們,文化的交流互鑒可能會促成一種更新的文化形態產生,帶給我們創新的力量。我們在敦煌能看到這種開放包容,在故宮也可以看到。中華文化在歷史上不斷吸取外來文化,也在國家內部不同區域的文化間相互影響、創新發展下,才形成了我們文化的自信,這不是盲目的自信。

                     

                    2021年11月,觀眾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敦行故遠:故宮敦煌特展”上欣賞莫高窟佛像的復制展品。

                     

                    Q:你在闡述故宮和敦煌的文化內涵時提到兩個關鍵詞,開放和包容,這種內涵在當下是不是也有意義?

                    王旭東: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我們看到在歷史上,當你開放、包容的時候,國家、民族就向上發展;當你封閉、保守、自負的時候,就走下坡路。這些歷史從哪里呈現?一方面在古籍文獻里,另一方面就需要在文物、遺產實證中挖掘,故宮、敦煌為我們留下了實物見證。

                    Q:故宮的開放包容是怎么體現的?

                    王旭東:故宮是明清皇家宮殿、政治文化中心,而我們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有多元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宗教文化等。所以我們能看到中國不同地域的優秀文化,甚至外來文化,還有佛教、道教、薩滿教等宗教文化,在這個皇家宮殿里匯聚、同時存在,這就是一種開放包容。

                    一個民族的文化是無法代表這樣一個多民族大家庭的,所以要相互尊重,尊重人口較少民族的文化。文化不能一家獨大,不管它是小還是少,我們都要去尊重。大家可以在民族共同體的意識下,去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在故宮可以看到這樣的文化形態存在。


                     

                    2020年12月,“妙寶莊嚴——故宮博物院藏法器展”在北京嘉德藝術中心開展。圖為“乾隆款銅鍍金嵌松石佛塔”展品。

                     

                    要把故宮建成文明交流互鑒的中華文化會客廳

                    Q:去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過了600年之后,你對故宮的發展有沒有提出新的目標?

                    王旭東:我們提出四個愿景,把故宮博物院建成國際一流博物館、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的典范、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引領者、文明交流互鑒的中華文化會客廳。要讓我們的展覽、學者走出去,別國的展覽、學者走進來,尤其希望年輕人互動起來。讓他們認識到不同文明在歷史上就是交流互鑒的,認識到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就是追求和平的。但現在很多人對中華文明具有的世界意義和價值,不是特別了解。

                    Q:新冠疫情發生將近兩年時間了,有沒有給你帶來一些深入思考,疫情給博物館到底會帶來哪些更長遠的影響和改變?

                    王旭東:改變可以說是顛覆性的,因為它改變了世界,同樣改變了整個博物館領域。怎么加大博物館文化內涵的挖掘力度,賦予人們更多的文化力量,這是第一。第二就是怎么轉化挖掘出來的價值,讓更多人分享,這肯定是未來最大的挑戰,也是我們的使命所在。

                    現在“數字故宮”建設正在加速推進,把文物數字化,轉化成既有知識性又有趣味性和觀賞性的數字產品推出,免費讓大家共享。我們還在做直播,在鮮花盛開的時候、在最美的秋天、在下雪的時候策劃一些直播。去年已經做了一些嘗試,未來我相信會成為常態。

                     

                    2021年9月,故宮博物院“數字故宮體驗專區”亮相北京“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

                     

                    要為全社會創造一種生活美學,讓老百姓共享發展成果

                    Q:這些年故宮也主動做了一些改變,用年輕人接受的方式講述故宮故事。一些紀錄片、綜藝節目推動起“文博熱”,故宮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你怎么看待“文博熱”的興起?

                    王旭東:“文博熱”的興起,是與整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相一致的。人們的物質生活得到相當的滿足之后,就開始追求精神文化生活。

                    有些人說故宮是打卡地,我覺得先打卡沒關系,但是如果一直停留在打卡,就有點浪費時間。第一次是打卡,第二次可能就要更深入地去了解,再去的時候再換個角度去了解,不斷地深入。從打卡變成親近,最后從中獲得一種文化的力量和熏陶,化為我們內在的東西。

                     

                    2021年7月,“80后”小伙黎志寧用70萬個樂高像素顆粒,創作完成一件4米×2.4米的微縮版“故宮”,放置在廣州市番禺區東城幼兒園展覽,并給作品取名為《我是中國人》

                     

                    Q:很多人對故宮的興趣還是停留在清宮劇。

                    王旭東:這是比較狹隘的。故宮確實是皇家宮殿,這個屬性永遠也不可能去掉。清宮劇是一種文學的演繹,它要表達自己的東西。如果用清宮劇來認識紫禁城、認識故宮博物院,就把它看小了。它是一個文化殿堂,是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創造。

                    有時候我們也要從另外的角度去看皇家的這些東西。為什么那么精美?因為它們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我們不光看到它的美,還能看到奢華。我覺得是不是也得有點反思,我們能不能有一種簡約美,不要奢華美,如果將更多精力用來為全社會創造一種生活美學,是不是讓老百姓也可以共享發展的成果?這也是一個角度,不要只驚嘆太美了、工藝太精湛了。年輕人要慢慢去思考,不可能一下就能領悟。不要著急,我們會不斷有一些東西來吸引年輕人,還要從小培養孩子們對優秀傳統文化的理解。

                     

                    2021年2月,故宮博物院推出“誠慎仁術——清宮醫藥文物展”。該展覽為常設展“御醫藥館”。醫藥文物是故宮博物院眾多收藏中富有特色的門類,是反映清代宮廷醫事活動的重要實物遺存。

                     

                    北院區明年有望開工,定位為綜合性的現代化博物館

                    Q:故宮因為內部空間不足,之前在海淀規劃了北院區(位于海淀區西北旺鎮西玉河村,2018年項目啟動),北院區現在有什么進展?

                    王旭東:一開始規劃北院區,是因為故宮很多大型文物沒地方保存、修復、展覽,但現在已經遠遠超過那個設想。明年應該能開工,經過三到五年的努力對公眾開放。那時候,我們保護修復的條件、文物收藏的庫房條件、展陳條件會大大改善。

                    北院區建筑面積10萬平方米,展陳空間應該能達到6萬平方米左右,比本院的展陳空間大很多倍,未來很多觀眾從沒見過的文物都可以在那里展出。北院區會為觀眾提供另一個選擇,可以去看文物展覽,沒有買到故宮門票的,在那里有數字展,可以在影院里看整個紫禁城。它是一個綜合性的現代化博物館。我們充滿期待,但是需要艱苦的努力。

                     

                    2018年10月,“故宮博物院北院區項目”在北京正式啟動。

                     

                    2019年8月,由故宮博物院和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博物館聯合舉辦的“穆穆之儀:來自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宮廷典禮展”在故宮博物院開幕。

                     

                    Q:故宮近些年引入了包括阿富汗、希臘、俄羅斯等國家的文物展覽,今后還會在故宮看到其他的外國展覽嗎?

                    王旭東:未來的國際交流對話會更加頻繁和多元,明年的國際展覽已經籌備好了,只等疫情得到控制以后,就能布展。

                    對話太重要了,只有對話可以消除誤會,消減紛爭;沒有對話,留下的全是猜測、猜疑。我覺得文物互換展在文化交流對話中占著極為重要的位置,文物是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創造,透過文物可以看到他們的世界觀、價值觀,以及對人的認識。很多方面是一致的,當我們找到了相同點,紛爭不就可以放在一邊了嗎?現在的問題是對各自的不了解。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會辦公室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