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武學泰斗蘭大人守望中國武術之輝煌

                    發布日期:2021-12-25

                    文能提筆安天下

                    武能上馬定乾坤

                    劍膽!琴心!

                    武學泰斗守望中國武術之輝煌

                     

                    馬明達

                     

                    馬明達,男,1943年生,河北滄州人,回族,著名歷史學家。蘭州大學1978級歷史專業校友,現任暨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代表作品——《中國武術大辭典》、《廣河縣志》、《中國回族歷法輯叢》等。馬明達教授以十年之功編撰了《中國古代武藝珍本叢編》上下輯,收錄海內外古典武藝珍本百余,已由齊魯書社出版,分別獲國家古籍整理二等獎和華東地區特等獎。他繼承饒宗頤先生遺愿,長期引領“少林學”的建構與推動,是少林寺唯一的“武學指導”,撰寫了大量少林歷史與武藝演進的文章,撰寫數十萬字的《少林寺編年史》和《匾囤與少林棍法研究》等專著。

                    他匯編了散存中外的古代射書六十余種,編為《中華射典》,也由齊魯書社出版。與兒子馬廉禎編輯出版了國內唯一的武術學術輯刊《武學》,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已出四輯。在香港編輯出版了英文版《中華武一》,己出版十多輯。近年連續組織了三屆中外古典武藝交流研討會,東西方十多個國家的學者踴躍參加,不久將產生正式體制和學術陣地。

                    馬明達教授出身中國武術世家,父親馬鳳圖、叔父馬英圖都是民國時期全國聞名的武術家。兄長馬穎達、馬賢達、馬令達都是著名武術家,弟兄四人在武術界被推譽為'馬氏四杰'。先生自幼師從父馬鳳圖求學,文武并修。

                    在當代武術界,馬明達教授以深厚的武學學養和治學嚴謹而聞名,同時,他也是一位富有創意和實干精神的武術實踐家。他在廣州著名風景區火爐山創建了健公書院,培養國學與國術融合兼擅的人才,傳播傳統射箭、拳法、短兵、長兵等武藝,目前已成為廣州品位最高的民間講學習武學堂,已受到省市政府關注和獎譽。

                     

                    恢復短兵比賽

                     

                    馬明達教授上世紀80年代于蘭州演練馬氏通備劈掛拳輯影

                     

                    恢復短兵比賽,改革現行的武術競賽體制,這是馬教授由來以久的愿望。

                    自1998年以來,他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在尖銳批評當代武術種種弊端的同時,還一再提醒武術管理部門重新審視“國術”,從傳統武術的豐富寶藏中吸取養料,從民族體育先賢的成果中尋求借鑒。

                    從1999年開始,馬教授就在考慮恢復短兵比賽的問題,從多方面做準備。首先是解決器材問題;其次是搜集有關資料并研究和制定規則;第三是大力培養教練員和運動員。

                    今天,在一街之隔的暨南大學和華南師范大學,短兵運動已經有聲有色地開展起來,參加者越來越多,運動水平逐步提高。

                    在美國的佛羅里達州,短兵運動已經興起,最近曾舉行公開表演,許多觀眾對它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馬明達的學術專著

                     

                    “武學古籍收藏第一人”

                     

                    馬明達教授在少林寺考察

                     

                    治學多年,馬明達一向重視文獻學根基的培植,具備良好的文獻學和碑刻版本學學養,積累了多達數萬冊的個人圖書,包括一批珍稀的宋元金石拓本和明清善本圖書。他被業界稱為“武學古籍收藏第一人”。

                    經過幾十年積累,馬明達學術著述頗豐。

                    回族史一直是馬明達的科研重心之一。1994 年獨立完成了回族人口占98%以上的《廣河縣志》,全志65萬字,體例嚴整,資料豐富,填補了廣河縣立縣近二千年無縣志的空白,又為少數民族人口超高比例地區的方志撰寫做了一次有意義的探索,榮獲甘肅省優秀縣志獎。作為副主編,參與了《中國回族大辭典》的編寫工作。承擔了國家社科項目《中國與阿拉伯關系史》,參與了國家社科項目《中國回族史》的部分撰稿工作。

                     

                    知遇常書鴻,結緣敦煌學

                     

                    左起:馬明達、常書鴻、杜經國、李承仙

                     

                    常書鴻是著名的“敦煌守護神”、第一代敦煌學學者。

                    他是“世界文化遺產”敦煌石窟藝術保護與研究的先驅,是我國第一代敦煌學家,培養了一大批藝術家和敦煌學專家。

                    馬明達與常書鴻在敦煌學的路上相遇,并且在其幽居北京的晚年,成為整理手稿文檔的重要托囑人。

                     

                    常書鴻先生與馬明達先生的通信與手札

                     

                    即使如今已有七十高齡,馬明達依然在浩繁的日記和資料中整理耙梳,他的最長遠目標是完成《常書鴻年譜長編》,這會是一個非常浩大的文字整理工程;并與常書鴻兒子常嘉煌合作整理存稿編目,他們在努力把中途遺失的部分逐漸追回。

                    他終于完成了80萬字的《常書鴻年譜長編》初稿,還承擔了浙江省社科項目《常書鴻年譜》的撰寫。


                     

                    馬明達參與創編的《敦煌學輯刊》

                     

                    修養與人格
                     

                    馬明達教授的劈掛拳

                     

                    馬明達的學問遠非僅僅是知識體系,針對如何以傳統士人的修養和人格運用于生活,他認為,中國的傳統知識分子、士人有四個愛好:

                    第一,談書畫,這是每個知識分子都應該有的修養;

                    第二,談醫藥、養生,集部里面沒有一個不談醫藥的,所以我們的醫是儒醫,古人認為不為良相則為良醫,傳統醫藥不僅關乎生命,還是一種孝親的基本修養;

                    第三,談詩詞,最高雅的交流就是詩詞交流

                    第四,談兵,“兵者儒之至精也,儒學中只有道德是不夠的,兵學涉及管理學,兵學被吸納到儒學是儒學最大的成果。”

                    學人尤其要以學問、人品、道德素養立于世,現在的不少學人早已失落了這些。

                     

                     

                    近代以來,武術經歷了許多艱難曲折,曾經面臨著被社會冷遇和棄置的命運,大量的民間拳師,淪落到下層,棲身于江湖,不免沾染上很多習氣。

                    然而其中相當一部分人,特別是一些德藝兼優的武術家,仍能嚴守自已的尊嚴,以“正氣”二字為精神所在,出淤泥而不染。馬明達教授就是這樣的才武兼備的大家。

                    明達教授這一生為中國武術所做的努力,充分地向社會顯示了武術家的人格魅力和武術所代表的人文精神,使得全社會對武術不得不刮目相待。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