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我想穿件鮮艷的羽絨服

                    發布日期:2021-12-31

                    2018年2月13日,臘月二十八,陰有小雨,寒風吹在臉上像刀割一樣疼。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黔陶布依族苗族鄉馬場村黨建指導員吳沈林恩下班后帶上自費購買的羽絨服,“打的”趕至栗木寨嚴啟香家。

                    此時嚴啟香已完成在黔陶玻璃廠打掃衛生的日常工作,且步行一個多小時返回到家,正在給雙目失明的丈夫衛光金和同樣雙盲的大伯衛光云洗衣服做晚飯,忙個不停。見吳沈林恩進家來,便放下手中的青菜迎上來拉著她的手說個沒完。

                    “吳秘書你上次送來的兩張毛毯我給大伯衛光云蓋在被子上溫暖點,三雙厚襪子我和丈夫、大伯每人一雙,這不都穿在腳上了,只是我家衛光金穿反了……”衛光金趕緊脫襪子重新套在腳上。

                    穿上吳秘書贈送的粉紅色大翻領新款羽絨服,嚴啟香臉上紅暈泛起,不停地扭動腰身,笑瞇瞇地問丈夫和大伯“好看不?合身不?”雙目不見光的丈夫和大伯不約而同地說“好看,漂亮得很!”

                    “真的感謝你吳秘書把我當知心朋友,還給我講婦女要‘自立自強’的故事。這也是我50多年來第一次穿這么鮮艷的衣服。我雖然五官燒疤了、身上也燒殘了,但我人丑心不壞,不信你去問問寨鄰鄉親嘛!”

                    原來,嚴啟香70年代出生在一個偏遠小山村,1歲多在火邊取暖時不慎面部朝下摔進火盆中。當時醫療條件差,縣城又遠在千里之外,父母只能爬懸崖找草藥用盡土辦法,終于保住了她的命,但面部毀容面積高達93%。從此,這個小姑娘不再照鏡子,不敢穿顏色鮮艷的漂亮衣服,更不愿出門見人,最擔心被人喊“疤臉姑娘”。

                    “當年嫁到衛光金家是父母強迫的。”嚴啟香已把吳沈林恩當閨蜜拉開了話匣子。“那年代鬧饑荒,寨子上餓死好多人,父母餓飯餓怕了,一聽媒婆說衛家既有田又有土,既有房子(土墻茅草屋)又有交通工具(一輛木輪車),既有灶房又有豬圈,就勸我說衛光金是個正常人,人家愿意娶我這個疤臉就要燒高香啦。雖說嫁過去要贍養兩位老人,也要照顧一個雙目失明的大哥衛光云一輩子,但衛家田多土多,至少不會餓飯呀……”

                    1991年10月,犟不過父母的嚴啟香還是嫁給了衛光金。白天她與丈夫犁田種水稻、下地栽玉米,早晚還要給公婆和盲人大伯端茶送水,每天都累得直不起腰來。可就是這樣辛苦一年,一家人依舊吃不飽飯。不能墨守成規,嚴啟香自告奮勇當起了“家長”,改變衛家祖祖輩輩只種本地物種的習慣,主動種上雜交水稻、雜交玉米和馬鈴薯,終于大獲豐收,一家5口人總算基本夠吃了。公公高興,婆婆也改變了之前瞧不上媳婦的態度,丈夫更是放權給媳婦而甘愿當“二把手”。1993年兒子衛忠健出生給這個多災多難的家庭帶來了歡樂和希望,但嚴啟香卻高興不起來,她的負擔卻越來越重了,公公和婆婆已不能下床行走整天需要人照料,兒子太小三天兩頭生病要步行5公里到鄉衛生院吃藥打針,還有盲人大伯也離不開嚴啟香……

                    更可怕的事情又發生在衛家。2001年農忙季節,丈夫衛光金突發急病雙眼失明。“我該怎么辦呢?一家6口人,兩個老人下不了床、兩個盲人要飯吃、一個小孩要撫養……我還是跑了不要這個家了吧?自己解脫了可幼小的孩子和丈夫一家人都是‘老弱病殘’肯定會餓死的!”

                    嚴啟香又回家繼續當頂梁柱。每天早上5點,先給公公婆婆端屎接尿、洗臉煮早餐,再去照顧盲人大伯和丈夫洗手吃早點,最后給兒子穿衣喂飯;然后再準備好中午的飯菜,交代兒子在家照顧爺爺、奶奶、大伯和爸爸,她獨自一人下地勞動。每天晚上,嚴啟香又重復著贍養老人、照顧盲人、撫養小孩的日常瑣碎,深更半夜還得清洗衣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嚴啟香不知哭了多少遍,但每次都是兒子讓她堅持讓她堅強。

                    春去秋來,嚴啟香用孝心和愛心給公公和婆婆先后養老送終時,寨子里家家戶戶都來幫忙,大家十分敬佩這個弱女子,國家給予她家低保扶持,黔陶玻璃廠還安排她打掃衛生,每月可領取600元工資。“我非常感恩大家對我的信任和幫助,我也要為大家做點實事來報答大家。”嚴啟香真誠地對吳沈林恩說。不管寨子里哪家有紅白喜事,她都主動去幫忙做事,躲在暗處賣力洗碗、洗菜,埋頭苦干不敢看人,即使是吃飯也只是端碗蹲在墻角,自個兒吃完了又忙著干苦活累活,不讓自己這張臉嚇到小孩或影響來賓心情。

                    為節約20元路費,嚴啟香每天都是步行5公里往返到黔陶玻璃廠上班。在路上偶遇附近寨子里挑著蔬菜瓜果等農產品上街出售的老弱病殘,嚴啟香都主動接過挑擔,親自送到農貿市場后才去上班。她還非常樂意為鄉親們采購生活用品,總是先墊錢在集鎮上購買各類生活用品,下班后背上這些物品又步行5公里回家按清單送貨上門。有時村民同一天委托她采購貨物又多又重,她自費打車送貨到村民家里而不收取任何附加費用。有的村民付貨款時悄悄的多給了嚴啟香“感謝費”,但都被她如數退還。“從不要任何好處費,幫助他人我心里高興!”嚴啟香自豪地說。這種郵遞員式的為人民服務,嚴啟香已經堅持了12年之久。在回收貨款時,村民們感激的目光讓她忘記自己這張臉而笑得很開心。“如果又穿上這件粉紅色羽絨服,我在村民們眼里是不是最漂亮了?”吳沈林恩點頭附和。

                    作者簡介

                    (左一為吳沈林恩)

                    吳沈林恩,筆名林溪,女,黨員,27歲,漢族,貴州省黃平縣人,蘭州大學(2012-2017)口腔醫學院醫學學士,貴州省委黨校(2018-2021)文化產業管理專業研究生,2017年貴州省委選調生,現為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黔陶布依族苗族鄉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一級科員。同為貴州省貴陽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花溪區詩詞學會會員。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