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北京冬奧隱藏最深的“秘密”:我們都要感謝這位蘭大人!

                    發布日期:2022-02-16

                    北京辦一場冬奧會最需要的、
                    也是最多的是什么?
                    是雪。
                    尤其是競技類賽道上,
                    所必需的是,
                    密度比天然雪高3到5倍的人造“冰狀雪”。

                    你知道嗎,
                    2016年以前,
                    中國造不出一條合格的冰狀雪賽道。
                    最后,
                    是下面圖中的,
                    這位其貌不揚、普普通通的中國老頭,
                    造出了“冰狀雪”,
                    實現了今天中國冬奧會的用雪自由!
                    他的名字應該被永遠銘記!
                    他就是:秦大河。

                    秦大河是誰?
                    他說自己是一個普通人。
                    1947年出生,6歲讀書,成績平平,
                    小學都是來來回回換了三所。
                    在不斷努力下,
                    高中考上了蘭州大學。
                     
                    同大多數畢業生一樣,
                    秦大河認為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個普通人,
                    他被分配到甘肅省一所學校教書,
                    也許唯一的不同,
                    就是他是全校最嚴厲的老師,
                    帶著三個班的數學,
                    150個學生的作業,
                    全部親自批改無一遺漏。
                     照著這樣的路走下去,
                    秦大河會是千千萬萬教師的一員。
                    可他干了三件大事,
                    人生從此走向不凡!
                    1978年,
                    秦大河改行了,
                    從一個教數學的老師,
                    進入中科院蘭州冰川凍土研究所,
                    當起了研究員。
                     
                    隔行如隔山,
                    冰川凍土的厚厚資料,
                    就像是天書一樣看得人云里霧里。
                    冰川科考生活更是枯燥,
                    走在茫茫雪地里,
                    和那些冰塊、積雪打交道,
                    感覺人生仿佛也和它們一樣淡然無味。
                    但秦大河展現了他不一樣的一面。

                    1983年,
                    年輕的秦大河首次前往南極工作,
                    那個時候中國在南極沒有站點,
                    最早的長城站兩年后才完工。
                    他只能去澳大利亞的凱西站,
                    成為其中為數不多的中國科學家,
                    除從事實驗室研究工作,
                    秦大河還需經常外出采樣鉆取冰芯。
                    這是危險的野外作業,
                    通常在夜間進行。
                    由于南極大陸地表覆蓋冰雪,
                    不可見地形構造多樣且脆弱,
                    意外時有發生。
                    一次外出科考,
                    秦大河的車隊剛離開科考站不遠,
                    牽引車就墜入了冰溝。
                    這種境況時有發生,
                    可以說每一次外出都是拿命科考。
                    枯燥的實驗,
                    危險的科研,
                    足以勸退很多人。
                    而秦大河最終留了下來,
                    不光留了下來,
                    他還將乏味的日子,
                    過成了有趣的每一天。
                     
                    他愛上了攝影,
                    沖洗膠片的暗房成了他第二個工作室;
                    經歷了十天暴風雪,
                    他給全站隊員包餃子,
                    熱氣騰騰的中國美食,
                    令國外科研人員直呼美味;
                    南極本是一個娛樂匱乏的地方,
                    可秦大河的到來,
                    為這里增添了快樂,
                    中國民族音樂在這里響起,
                    他和站內隊員們,
                    欣賞時下最流行的披頭士歌曲......
                     
                    一個能改變自己,改變周圍的人,
                    有一天,
                    他會改變世界。
                    秦大河,
                    就在42歲那年,
                    做成了第一件震動世界的大事。


                    1989年,
                    來自中美蘇法英日6個國家的6名隊員,
                    組成了國際橫穿南極考察隊,
                    從南極半島的頂端出發,
                    開始舉世矚目的南極“長征”。
                    6個人,
                    4名探險家
                    僅有兩名科學家,
                    秦大河,
                    就是其中僅有的兩名科學家之一。
                    橫跨南極,
                    于個人而言,
                    這是一條悲壯的征途,
                    因為此前有無數探險家,
                    為此獻出了生命;
                    于國家而言,這更是一項神圣的任務,
                    因為沒有一個中國人,
                    成功橫穿過南極!
                     
                    能不能活著回來?
                    秦大河心里沒有底,
                    但他說了這樣一句話:
                    “作為一名科學工作者,
                    我為能夠受派遣參加這一歷史性的活動,
                    而感到榮幸。
                    無論遇到什么艱難險阻,
                    即便發生意外,
                    我也絕不后悔。”
                     
                    臨行前,
                    秦大河“舍棄”了自己的10顆牙齒,
                    因為南極大陸沒有醫療條件,
                    牙齒的健康很重要,
                    一旦出現問題就無法吃下食物,
                    醫生建議,
                    所有有“嫌疑”的牙齒都要拔掉。
                    為了喜歡的科研,
                    他就這樣硬生生拔掉了10顆牙齒,
                    才40歲出頭,
                    就只能靠滿口假牙吃飯了。
                     
                    而在橫穿南極之初,
                    因為時間倉促,
                    秦大河沒學會滑雪,
                    在雪地里行進,
                    沒有滑雪板不堪設想,
                    怎么辦?
                    他只能踏在滑雪板上跑著前進,
                    這比起在陸地上跑步不知要難多少倍,
                    幾乎每兩分鐘就摔倒一次,
                    體力上是極大的消耗,
                    他累得連腿都抬不起來了,
                    就把自己拴在雪橇上拖一段路,
                    也不知道摔了多少個跟頭、
                    流了多少汗,
                    他終于學會了滑雪。


                    在橫跨南極的日子里,
                    對生命的挑戰從未缺席。
                    他們從早八點出發,
                    到晚六點幾乎片刻不停,
                    暴風雪的襲擊令人苦不堪言,
                    更為兇險的是穿越冰裂隙地帶,
                    冰橋表面看似堅牢,
                    實則一踏即碎,
                    下面就是深達幾丈、幾十丈的冰溝。
                    有一次行進途中,
                    科考隊的牽引犬不小心掉進了冰隙,
                    幸好冰溝不深,
                    被隊員們救了上來。


                    而艱難的一天行進結束后,
                    隊員們都去休息了,
                    跑了幾十公里的秦大河,
                    還要身著潔凈服挖雪坑、采集雪樣,
                    觀察雪層剖面變化等,
                    每隔5個緯度,
                    還要再挖兩米深的雪坑、
                    每2厘米采一個雪樣,
                    并將雪樣裝入攜帶的凈化樣品瓶中。
                     
                    他每獲得一個雪樣,
                    一個新數據,
                    一張新照片,
                    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3個月下來,
                    光鐵鍬都挖壞了三把。
                    最后的一段路途,
                    隊員們為全力加速,要求輕裝前進。
                     
                    秦大河為了保住珍貴的雪樣,
                    寧愿丟掉自己的衣服,
                    寧肯少吃幾口食物,
                    也要將它們帶在身邊。
                     
                    風雪肆虐,
                    他可能會凍死,
                    也可能會餓死,
                    卻從未想過,
                    要將雪樣丟下......
                    同行的法國隊員連連搖頭,
                    說他是“瘋狂的科學家”。
                     
                    如此“瘋狂”的代價,
                    換來了震撼世界的成果。
                    整整220天的艱難跋涉,
                    他們終于完成了橫跨南極大陸的探險。

                    而秦大河,
                    不光成為中國橫跨南極第一人,
                    他更以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毅,
                    帶出了800多個珍貴的雪樣,

                    迄今為止,
                    他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
                    全部擁有,
                    南極地表一米以下冰雪標本的科學家!
                     

                    盡管他消瘦了足足30斤,
                    脫下衣服已經皮包骨頭,

                    可他仍洋溢著“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的笑容。
                    為什么一定要到南極?
                    為什么為了雪樣生死都不顧?


                    因為早在百年前,
                    英國就率先宣稱南極領土主權,
                    此后共7個國家聲索南極主權。
                    盡管后來美蘇牽頭,
                    12個國家締造的《南極條約》,
                    宣告南極為全人類共有,
                    僅限科考研究,
                    但上述國家從未徹底放棄主權爭奪。
                    而秦大河作為一個中國人,
                    完成了這次橫穿南極大陸的壯舉,
                    不光在科研上,
                    成功填補了世界冰川學領域空白,
                    更極強的捍衛了祖國利益。
                     
                    橫跨南極之后,
                    秦大河成為享譽中外的冰川學家,
                    但他拒絕了所有的媒體采訪,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南極帶回來的800多個雪樣,
                    等著他去分析研究,
                    為此,
                    他籌建了中國第一個冰芯實驗室。
                    通過他的雪樣分析成果,
                    中國在對南極的認知中,
                    開始從跟跑奔向領跑。
                     
                    2013年,秦大河再一次驚艷世界,
                    他獲得了沃爾沃環境獎。
                    沃爾沃環境獎,
                    是實踐環境科學領域的最高獎勵,
                    被譽為環境與可持續發展領域的“諾貝爾獎”,
                    是最具世界影響力的環境科學年度獎項。
                    該獎成立幾十年了,
                    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站上領獎臺!
                     

                    一輩子和冰雪打交道,
                    秦大河在70歲高齡之際,
                    為中國辦了第三件大事。
                     
                    進入新世紀后,
                    隨著人造雪技術的不斷更新,
                    冬季冰雪運動成為時代熱點賽事。
                    但對于中國而言,
                    人造雪起步太晚,
                    國外又實行技術封鎖,
                    我們無法拿到賽道用雪參數標準,
                    很長一段時間,
                    國內賽道雪務技術幾乎空白,
                    在2016年以前,
                    中國甚至造不出一條合格的“冰狀雪”賽道。
                    我們的運動員沒有合適的場地,
                    訓練只能去國外“找場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
                    北京申冬奧成功了,
                    喜悅的同時又有苦澀,
                    因為一個即將舉辦冬奧會的城市,
                    不能連一條冰狀雪賽道都沒有!
                    “造出中國人的冰狀雪!”
                    這個艱難的攻堅任務,
                    最終落在了秦大河的肩上。
                    他已經70歲了,
                    一肩扛起,
                    組建冬奧用雪保障關鍵技術組的責任,
                    一肩又擔起造出冰狀雪的科研攻堅。
                     
                    距離冬奧會只有短短的五年,
                    每一天都要爭分奪秒。
                    秦大河和團隊,
                    就在黑暗中摸索,
                    好不容易有了突破,
                    請來西方專家考核,
                    人家用腳踩一踩就說不合格,
                    哪里不對不說,
                    更不會提供任何數據和方法。
                     
                    沒有冰狀雪的含量標準,
                    未來北京冬奧會的每一步,
                    都將是寸步難行。
                    秦大河和攻堅隊拼了命一般,
                    有條件要上,
                    沒有條件制造條件也要上!
                     
                    他們幾乎是住進了試驗區,
                    零下20幾度的寒冷中,
                    一干就是超過11個小時。
                    四年奮戰之后,
                    中國終于突破了這項艱難的人造雪技術!
                    我們可以在不同環境的影響下,
                    實施相應的人造雪密度,
                    真正實現了中國人的用雪自由!
                    并且這項技術,
                    還可以保護我國正在融化的冰川。
                    有了這項科研技術的支持,
                    中國的冰雪事業將會得到蓬勃發展。


                    如今,
                    北京冬奧順利開幕舉辦,
                    我們的冰狀雪賽道完全達到國際標準,
                    為冬奧會提供最堅強的后盾。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
                    這艱難不易的冰狀雪背后,
                    凝聚著一位“中國老頭”的心血。
                     
                    “我要讓我的腳印,
                    印遍地球上的任何角落。”
                    這是秦大河小學時寫過的一句話,
                    后來,
                    他成為中國橫跨南極第一人,
                    中國獲得沃爾沃環境獎第一人,
                    中國造出冰狀雪第一人......
                    他為這個國家默默做了那么多,
                    本該是光芒滿身的巨星,
                    但他卻事了拂塵去,
                    深藏功與名,
                    他說:
                    我只是一個科研人,
                    一個普普通通的秦大河。


                    一生逆流而上,
                    平凡終能造就不凡。
                    今天,
                    為奧運健兒加油,
                    更感謝這位為中國冰雪事業,
                    奉獻出一生的,
                    普通卻又非凡的老頭:秦大河!


                    讓我們為蘭大人,點贊!

                    校友簡介
                    秦大河,男,蘭州大學1965級地質地理系校友,地理學家,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秦大河長期從事冰凍圈與全球變化研究,多次組織南極、北極、亞洲腹地和青藏高原地區的科學考察與研究,取得了許多創新性成果,如系統研究了南極冰蓋表層雪層內物理過程和氣候環境記錄,有關雪層變質過程、穩定同位素比率與溫度的關系、水汽和雜質來源與輸送等研究得到了國內外同行的認可,使中國南極冰川學研究躍登國際先進行列;率先在中國西部開展雪冰現代過程和雪冰生物地球化學循環實驗觀測研究,論證了我國山地冰芯中氣候環境指標的適用性;對珠穆朗瑪峰地區冰川變化和冰芯記錄的研究,揭示了地球最高海拔區域現代環境和近期氣候變化;在國際上率先提出冰凍圈科學系統性概念,創建了冰凍圈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持我國氣候環境變化和西部環境演變評估,促進我國與國際上的氣候變化研究同步發展,為推動我國全球變化及其冰凍圈變化研究做出了突出貢獻。獲國家和省部委科技成果獎5項,其中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一等獎二項,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一項(排名第一)。發表論文300余篇,論著15部。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