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萃英記憶

                    60年代畢業后,這位蘭大人回村為鄉親辦起“看病不要錢的醫療站”

                    發布日期:2022-02-28

                    張鴻謀,男,漢族,中共黨員,1939年9月生于甘肅武山馬力鎮余寨村。中華名老中醫、中華武林百杰之一,醫學博士,副主任醫師,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享受者,愛因斯坦科技發明獎獲得者。1966年畢業于原蘭州醫學院醫療系,曾任武山縣醫院黨支部書記、副院長,縣政協常委,天水市政協委員等;現任武山中西醫研究所所長,武山縣武術協會主席。兼任國際武道聯合會總顧問,中國蘭州通備武學發展研究會總顧問,《中西醫結合外科》雜志編委等職務。2021年1月9日,張鴻謀先生病逝于家鄉武山縣,享年82歲。

                    經劉德山先生推薦,筆者于2019年3月24日,在蘭州市醉仙樓酒店客房,采訪了1961級醫學校友張鴻謀先生。年屆80歲的張先生,一口武山話,好多地方聽不太懂。但他精神矍鑠,性格開朗,面帶發自內心的真誠微笑、言談親切而感人。他深深感念母校培養和老師教誨的謙恭姿態溢于言表,讓我很難把他與中華名老中醫、中華武林百杰聯在一起

                    蘭大之約

                    張鴻謀從小在武山農村長大,世代是農民,家境非常困難。村上的人生病后,沒條件看病,既沒有大夫,也沒有錢請大夫,在他4歲的時候,37歲的母親病重,眼睜睜看著她離世。這種慘不忍睹的場面在他幼小的心靈留下了深深的印跡。從此心里藏了個很大的抱負:“長大了一定要當個醫生”。因為有這個抱負,讀書非常刻苦認真。父親不識字,也沒有其他的教育方法,只是天天在他耳邊念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告誡他:“我因為沒有念過書,什么都不會,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每天牢記著父親教誨:“鐵棒磨繡針,功到自然成”“頭懸梁,錐刺骨”,能做的只有努力學習,一定要考上蘭州醫學院。

                    1961年考大學,他以全省排37名的優異成績,報考了蘭州醫學院醫療系。“我考上了,從小立下的志愿實現了,全家人都很高興”。

                    張先生說:那時候家境困難,學校也困難。上學時我們吃的是洋槐樹葉子、窩窩頭、豆餅面,生活相當艱苦。但是,再艱難也很高興啊,我們考上了醫學院,理想實現了,那個精神狀態,就是什么都不想,只覺得,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到學校,到處都很新鮮,就像進了天堂一樣。報完名高興的不知道干啥,幾個農村娃一起到盤旋路飯館去吃飯,嘗一嘗元宵吧,元宵端上來,就一下把一勺放進嘴里,結果嘴都燒爛了;因為在此之前,誰都沒聽說過元宵。這也就成為一段故事和經歷。現在回憶起來都很親切,記憶猶新。

                    來學校,看到學校的面貌和相關介紹,才知道蘭州醫學院并不一般,教授都很有名,“在我們的心里面,當時最有名的教授有馬富廷、朱子清、楊英福、許自誠、劉德山、侯家冀、王院長等。感覺我們能在這全國有名的老師跟前學習,是一輩子最大的幸福。我們這一級是文革前的最后一級。所以我們也很自豪,學習上一點都沒有耽誤,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在校學習了5年”。

                    師恩難忘

                    張先生回憶說:那時候的師生感情很深,在我們的心里:“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觀念很深,對老師是發自內心的尊敬。在校園里或任何地方碰見老師,都會向老師行禮、給老師讓路、幫老師拿東西,不敢和老師一起走或超過老師,孝敬老師勝于孝敬父母。我們這一級最特殊的就是中西醫結合,在西醫的基礎上原原本本、正正規規,系統化地學習了中醫。講課老師都是最有名的中醫。有衛生廳的柯與參講感冒和胃病,有許自誠、劉德山、劉寶厚、劉星元、薛鎮西、李樹侃、鄺華駿、楊蔭福等老師。這些授課老師都是各方面的權威,對我們的學習要求很嚴格,使我們打下好的基礎,50多年了,受用一生。當時蘭州醫學院的水平不亞于其他名校,主要就是西醫的底子好,中醫的底子則更好。他們把一生最寶貴的東西都傳授給了我們。雖然當時各方面條件差,但是學校的學習氛圍和老師的精神面貌都很好,因為有這樣的老師,這樣的氛圍,這樣的學校,才有我們的今天。

                    到畢業分配的時候,張鴻謀牢記著家鄉群眾“沒人看病、沒錢看病”的狀況,牢記著從小立下的要改變農村醫療狀況的志向,堅決要求回到家鄉,“我是農村來的,生在農村,長在農村,農村人很可憐,我還是回到農村去”。縣上也需要人,要把他留在縣上,他向縣委提了12次申請,還走后門求人,才被允許回到農村,到馬力衛生院工作。
                    他要辦一個看病不要錢的機構。此想法得到鄉鎮領導支持,從上班第一天開始,走遍轄地選了一個條件相對較好的高家山大隊,發動群眾,60幾戶人家,晚上和大家憶苦思甜:我現在要辦個看病不要錢醫療站,只要大家出去勞動時撿些中草藥材回來,我就給你們換成西藥。三年辦了個醫療站,當地書記三次到北京開會,每次被評為全國最優秀的醫療站。后來廣播上把這個稱為“合作醫療”,我們就是全國最早的“合作醫療站”。

                    醫療站辦起來以后不多久,醫學院的老師下鄉“鍛煉”,被分配到漳縣最偏僻、最高山上的一個很貧困的村子,生活異常艱苦,頓頓吃的是楊麥面的面片。聽到這個消息,他第二天趕去看望。他說:來的都是曾經教過我們的老師,中醫是許自誠,腫瘤是王田,內科是周景峰,外科是嚴焱,超聲科是陳化民,總共7人。我就想方設法,征得當地的村支書引書記同意,把這些老師接到條件相對較好的我所在的馬力鎮衛生院。老師們自己動手創造條件,制作了手術床,開始接診,腦系科、外科、腫瘤科、婦產科,婦產科結扎最先就是從馬力衛生院開始的。從門診、出診到做手術,不到三個月,給馬力衛生院創收三萬多元,隴西、甘谷、漳縣、通渭等附近的病人都到馬力去看病。既受當地群眾歡迎,又改善了老師們的生活工作條件,老師們都非常高興,無論再忙再累、也無論白天黑夜,晴天還是雨天,老師們都會接診,都要給病人治病。

                    名老中醫

                    張先生從醫50年多來,長期奮戰在武山農村醫療第一線,由于技術高超,熱心服務,深受當地群眾歡迎,“張大夫”名號在武山婦孺皆知。先生熱愛醫學事業,幾十年如一日,診療病患者數十萬人次。先后發表了60余篇醫學研究論文,其中有6篇榮獲全國優秀論文獎。出版了《活人金丹濟世妙方》、《活人金丹針灸秘要》等專著6部;1992年獲得了“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稱號、1990年獲得了“天水市拔尖人才”,“天水市優秀黨務工作者”,“優秀政協委員”等稱號。

                    1988年他在縣醫院工作時,因為當地生活困難,腸梗阻比較普遍,比闌尾炎還多。張鴻謀利用當地的甘草、蘿卜、芒硝等這些土特產,緊密結合臨床實踐經驗開展研究,用這三樣草藥就治好腸梗阻,并撰寫出“硝菔甘草通結湯對急性腸梗阻的治療作用及機制探討”的論文,在沈陽召開的全國第二屆中西醫結合論文研討會上,被評為第一名獲“一等獎”;后來,在美國召開的愛因斯坦第二屆科學技術產品研討會上,再次獲得了“國際金獎”。1991年,他曾應原蘇聯紅十字會邀請到莫斯科、列寧格勒等地講授傳統醫學和通備武學六個月,診治了數百名患者,受到蘇聯各界熱烈歡迎和高度評價;蘇聯電視臺、莫斯科真理報等主流媒體還做了專題報道。此后,又分別在1994年、2012年應俄羅斯殘疾人協會和俄羅斯奧委會的邀請,赴俄羅斯講授中醫學和通備武學各三個月,依然是很受歡迎。

                    1993年,中國和韓國建交后,國家組織中國醫學代表團赴韓國訪問講學,全國范圍挑選了8名專家,張鴻謀成為其中之一。他自己也很激動,回國后寫下了“腳蹬彩云手扳天,八仙駕霧赴南韓。中韓首屆研討會,岐黃金橋譜新篇”詩句。那次出訪韓國還建立了“中韓東方醫學研究發展中心”,他們都是研究中心的成員,受到韓方的高度評價。

                    1992年至今,每年都有世界各地的患者和武學愛好者慕名來到武山看病、學武,有效提升了武山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1999年張鴻謀退休后,繼續一邊看病,診治患者;一邊做一些常見病研究,獲得治療胃炎、膽囊炎、膽囊結石等病癥的國家發明專利5項,其中三項專利已被甘肅省藥監局批準轉化為甘肅省院內制劑,在全省各大醫院廣泛使用。由于這三項專利制劑經濟實惠,療效好,深受患者的歡迎。張鴻謀于1996年被中華醫學會授予“中國名老中醫”的稱號,1997年被香港科學院授予“榮譽醫學博士”,1999年獲得“愛因斯坦科技發明獎”。

                    結緣武術

                    張先生自幼酷愛武術,曾在家父的嚴格指導下,習練家傳武藝,為塑造高尚的人格和深厚武功技藝奠定了基礎。1962年師從通備武學一代宗師馬鳳圖及馬氏四杰,系統學習通備武學思想技藝和中醫理論實踐。由于天資聰慧,悟性極佳,品德高尚,勇力過人,深受老師們的喜愛,盡得通備武學精髓,成為通備武學之翹楚。

                    1994年,世界武林比賽大會在云南玉溪舉行,張鴻謀參加比賽,表演了“西北鞭桿”,“讓世界武術家開了眼”,都說西北的鞭桿好。有個原國家武術隊教練,現是新加坡國家級武術教練周樹生,他也練了鞭桿,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厲害的。他和張鴻謀同場表演,看了張鴻謀的表演,他就怯場了。國家武術研究院副院長、中國武術協會副主席張山現場觀看,贊不絕口。中國武協副主席、成都體育學院教授習云太先生更是激動不已,當晚寫了一幅“武術世家”字畫,第二天贈送給張鴻謀先生,并說:“您是真正的武術家、醫學家,文武兼備,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在那屆世界武林大會上,張鴻謀被評為“武林泰斗”。張鴻謀說:我學會鞭桿以后天天練,不間斷。這次是世界性的武術比賽,就想著展示一下咱們通備武學的精華。表演了一次就變成了“武林泰斗”。我去參加的時候,沒人認識我,表演完以后,就都認識我了。這次大會是由國際武道聯盟舉辦,它的總部在美國,當時張山院長也評上了,他是武協領導,一輩子研究武術。

                    馬穎達老師是張鴻謀的磕頭師傅,馬爺(馬鳳圖是馬穎達的父親)是張鴻謀的人生導師、中醫老師。追隨馬爺老師學武術的人很多,但學醫的很少。馬爺老師以前是城關區醫院的大夫,一輩子鉆研醫學、武術、書法。馬爺四個兒子都練武,老四馬明達(曾為蘭大歷史系教授)年齡比張鴻謀還小。張鴻謀說:“他們都是我的老師,但是從感情上來說是兄弟,既是老師,又是兄弟”。

                    武林百杰

                    張鴻謀教子有方,六個子女,大多從事武學、醫學和教育工作,個個出類拔萃,文武雙全,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成就突出。老大張玉武是醫生,在家行醫。老二張飛鵬,大學教授,十余次在國外講學,多次給法國總統衛隊授課,是唯一一位在體育界受過“法國總統勛章”的中國人。老三張飛虎,大學教授,甘肅警界首席警訓教官,甘肅省十大教學名師。老四是公務員,老五是外科醫生,跟隨父親從事醫療事業。女兒張含亮,大學講師,武術專業研究生,2007年應邀參加在法國巴黎“世界武術節”,與哥哥張飛鵬一起,展示的通備武學大型節目,“運動的藝術,力量的智慧”獲得本次“世界武術節比賽”的第一名。

                    說起對子女的教育,張鴻謀說:他們生下從開始站立走路的時候就開始習武。他們都是通備武學,理像匯通,體用具備,通神達化,備萬貫一,就是通備,舉一反三,一通百通。也就是說,通文備武,文武雙全,文人要有武備,武人要有文備。孔子是文人也是武人,列寧是文人也是武人,馬克思是文人,也是歐洲擊劍冠軍。所以,要求家人文武雙全。“我們家走通備路,馬爺馬鳳圖是通備路的祖師。家里不管男女大家都要練。飛鵬七歲開始,連著七年蟬聯全省冠軍,是天水市第一個拿全國冠軍的人。現在飛虎是世界冠軍,緊接著是總教練,他們兩個都是正教授。孫子也是世界冠軍。老伴80歲了也能練武。我還在老年大學教武術、醫學和醫療保健,老人也都能練。一日練一日功,一日不練十日空。通備使我們身心健康,事業有成,家庭幸福,一代更勝一代,人人走向既健康又有文化有武術的道路”。2009年香港辦了個世界國術大會,張鴻謀帶一家人去參賽,結果16枚金牌都被他們一家子拿走了。
                    孫子張震在蘭州安寧區辦了一個蘭州通備武學培訓中心,占地面積一千多平方,蘭州通備武學發展研究會成立后,通備宗師馬令達、馬明達宗師任研究會總顧問,研究會在世界各地建立了34個基地,在全國范圍影響越來越大。中央電視臺專門來蘭州拍攝,制作專題片,全國就選這一家。

                    1966年大學畢業后,張鴻謀回到桑梓,服務家鄉,倡導一人練能強身,全家練能強族,舉國練能強國的武學思想,利用空余時間,在武山傳承普及通備武學,漸漸地武山武術事業得到蓬勃發展,還培養的一大批學生,多次在國內外武術比賽中奪冠。上世紀七十年代后期,張鴻謀提出了要“把武山縣打造成武術之鄉”的想法,1986年正式向武山縣政協會議提案,得到縣委、縣政府的重視和支持,經過全縣人民多年共同努力,武山縣于1992年被原國家體委命名為首批“全國武術之鄉”,西北唯一一家,實現了他的夢想。1995年他被國家體委授予“中華武林百杰”稱號。 

                    在張先生的引領下,他的五個兒子和學生們自覺地擔負起傳承創新與推廣優秀武學文化的重任,走出國門,傳經送寶,先后28次出訪講授通備武學文化,努力踐行著國家“一帶一路”戰略構想。近年來,他倡導的通備武學繼續立足于蘭州,輻射于全國,沖出亞洲,走向世界,將中華傳統武學的種子灑向世界各地,受到國際社會的好評。現今,在歐、亞、非、美洲的30多個國家活躍著通備武學的身影,成為引人注目的武學文化傳播現象。

                    張鴻謀在2012年蘭州國際武術交流大會上表演大槍術,一招一式,穩重大氣,攔、拿、扎槍,迅疾勇猛,恰似蛟龍入海,令人驚嘆!70多歲的老人一手能把數十斤重的長槍,抖擻的像面條一樣,不愧為一代武術大家!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