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失明后,他拿到了蘭大畢業證、通過了法考、以科技幫更多人走出“盲區”

                    發布日期:2022-03-07

                    比想象的更堅強

                    1984年出生的王慧,自小右眼失明,左眼只有微弱的視力,戴著1000度的眼鏡。上學的時候他總是坐在第一排,但還是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只能在下課后趁著板書沒被擦掉,走到黑板前,貼著黑板看,把內容記下來。憑著驚人的毅力,2003年,王慧以高出一本線30分的成績,拿到了蘭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在蘭大,王慧一直是別人眼中的風云人物,打辯論,參加社團聯合會,到處都有他的身影。大三那年,王慧的視力持續惡化,被診斷為青光眼晚期,左眼只剩下微弱的光感。

                    遭遇如此打擊,換作別人,或許就對生活失了信心,但王慧并未消沉。眼睛已經看不見了,不能再荒廢了學業,休學一年后,王慧重返校園。看不了教材,做不了筆記,上課的時候,王慧就拿著一個小小的MP3,坐在教室第一排,把老師講課的內容都錄下來。課后,當時的女友、后來成為他妻子的高建華幫他口述筆記;考試時,老師讀題,王慧口述作答。2008年,王慧順利從國際政治專業畢業,成為蘭州大學歷史上首位盲人學士。

                    2011年,王慧左眼視網膜脫落,被宣告徹底失明。在醫生面前,高建華哭得不能自已,而王慧并沒有強烈的情緒波動。

                    高建華從來沒見王慧流過眼淚。有一次在路上開車時,高建華問:“咱們在一起這么多年,我從來沒見你因為眼睛不好流過眼淚,你是真堅強還是裝堅強?還是說,你哭的時候沒有讓我看見?”王慧坦然說:“說實話,當我徹底失明之后,我反而覺得輕松了。從前視力不好,我還要裝得和大家一樣,總是想克服這個問題,但又克服不了,活得特別累。從失明開始,我覺得再也不用裝得和別人一樣了,我就是看不見。”

                    王慧說得云淡風輕,高建華心中卻無比難過,一路哭個不停。相識相伴十幾年,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但在那一刻,高建華覺得愛人還是比她想象的更堅強。

                    要一直往前走,別人才會幫你

                    上大學時,王慧總是鼓勵高建華要好好學習,“不然對不起那么好的眼睛”。“王慧比任何人都更珍惜學習機會,然而很多時候,健全人習以為常的事,對他來說卻是一種奢望,他再努力,也得不到。”說這番話的時候,高建華滿是心疼。

                    社會的不接納、不認可,抑或是那些居高臨下、同情憐憫的目光,往往比身體的殘疾更讓殘障人士受傷。

                    大學畢業后,因為眼睛不好,王慧求職盲校被拒,一度情緒低落;陪伴王慧做志愿服務的這些年,高建華有時也會受到負面情緒的困擾——“為什么我們這么努力,在別人眼里卻依然那么可憐?”

                    王慧安慰她說,哭沒有用,唯有去做公益,去宣傳,一點一點改變人們的認知。

                    自2008年起,王慧堅持為盲人講授手機和電腦的使用知識,足跡遍布天津市各級殘聯,以及文化館、圖書館等地;2009年起,王慧先后參與研發了多款盲人電腦、手機讀屏軟件,同時參與微信、QQ、小米 手機系統等無障礙改造工作。每次有助盲新技術投入使用,王慧都會第一時間測評;2013年,王慧應邀在天津某廣播節目中開設公益專欄《盲人數碼小課堂》;2017年,他成立了天津市第一家盲人數碼興趣沙龍,開展培訓活動,將無障礙數碼信息技術服務常態化;2019年6月,王慧的創業項目“心之光”無障礙智能體驗中心掛牌成立,除了買來掃地機器人、空調伴侶等智能家居用品供殘障人士體驗外,還通過開展反轉體驗和助盲服務指導,為志愿者等關心殘疾人生活的人提供眼罩等輔助設備,讓他們體驗 “黑暗的世界”,從而對視障人士的生活有新的認識。

                    2019年5月,王慧被人社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授予“全國自強模范”稱號。

                    作為妻子,高建華由衷為王慧感到驕傲:“走一條全新的職業道路真的很難。這些年,社會給了我們很多支持。得到支持,是因為王慧打動了別人。就是因為他一直在往前走,很多人才會覺得自己也應該做點什么。”

                    推廣無障礙,給殘疾人更多自由

                    疫情期間,王慧教盲人使用健康碼,解決出行障礙。

                    相對于“健康碼”這個新問題,“走盲道”是盲人長期面臨的挑戰。

                    “盲人出行”的話題曾一度在網絡上引起熱議,有人問:“每個城市都有盲道,為什么我們幾乎看不到盲人在上面走?”

                    王慧答:“不是盲人不想出門,而是他們沒法出門。”

                    由于盲道修建不合理、共享單車占用盲道等原因,“盲道傷盲”事件時有發生。雖然盲人乘坐公交車、地鐵免費,但目前的公共交通系統對于盲人出行還存在較大困難。比如,盲人要如何走出家門,走上盲道,走到公交車站;在公交車站,沒有語音提示,盲人要如何知道 來的是哪路車。

                    王慧夫婦拜訪過不少盲人朋友,因為出行不便,有人10年沒有出過家門。在手機、電腦尚未普及的年月,一位失明老人每天悶在家里,疊紙、拼接,一 張張、一件件,10年時間,在黑暗中摸索著拼出一個巨大的紙花瓶。

                    出行不便,讓盲人的工作、學習、教育、醫療、社交都受到影響,進而影響生活質量。

                    科技的發展帶來了改變——有了打車軟件,盲人可以叫網約車代步,不必求助于人;有了社交軟件,盲人可以在網上和網友交流,找到同類,找到朋友,甚至找到一生的伴侶。

                    對于健全人,科技或許只是給生活錦上添花,但對身體不便的人來說,則是雪中送炭。

                    科技給了殘障人士渴盼的自由,而王慧所做的,則是在科技產品和殘障人士之間建起橋梁。

                    研究電子產品是王慧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他和小米、騰訊、阿里巴巴等公司合作,測評軟件,提出修改意見。程序員們很熱心,總是問:“盲人需要什么軟件?我們來做。”王慧答:“盲人的需求和常人是一樣的,不用單獨給盲人做軟件,做好無障礙適配即可。” 

                    此前,很多程序員并不知道盲人也在用自己設計的軟件,更不了解盲人的使用習慣。王慧給他們演示盲人如何使用手機—讀屏軟件可以識別文字,但無法識別圖片,如果文字被做成圖片格式,盲人就無法正常使用;而眨眼等人臉識別驗證方式更是不適合盲人。如果日常生活中,能有更多盲人和健全人一起求學、工作,大家就會對這一切習以為常,程序員在設計產品時,就會很自然地考慮到盲人等殘障人士的需求。

                    盡管仍有不足,但王慧已經真切地感受到全社會在關愛、理解和尊重殘疾人方面取得的進步。

                    推廣互聯網應用的無障礙改造已經成為共識——2020年12月25日,工信部宣布,將于2021年1月起進行為期一年的 “互聯網應用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專項行動”。首批將優先推動8大類115家網站、6大類43個App進行適老化及無障礙改造,包括微信、QQ、淘寶、百度、支付寶、滴滴出行等生活、金融、出行等領域常用的App。針對視障人士,推動網站和手機App與讀屏軟件做好兼容,解決“驗證碼”操作困難、按鈕標簽和圖片信息不可讀的問題。推動企業設計研發智能導盲技術和功能。

                    2019年,王慧成為天津首位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的視障人士。這一年,全國有11名視障人士報考,在不違反考試原則,堅持同一評判標準的前提下,相關部門為他們提供了合理的便利,單獨編場考試,使用電腦答題。

                    “當我在電腦上答完題,沒有任何一個閱卷老師知道這個題是盲人答的。他們沒有因為殘障而拒絕我參加考試,也沒有因為殘障而給我特殊待遇,考試時長與其他人完全一致,這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在王慧看來,所謂平等不是達到結果上的一致,而是給予殘障人士同等的機會,讓他們能以一種平等的姿態參與競爭。成為執業律師的王慧,向著自己“幫助盲人維權,推動無障礙立法”的目標邁出了重要的一步,“我想創造的是平等, 我們最希望的事,就是社會能將我們與常人一樣看待”。

                    愛浪漫的人

                    在許多人眼中,王慧始終樂觀、堅強,看不出他有難過的時候。

                    這種性格的形成與家庭有關——小時候,失明在父母那里并不是什么特別的事,王慧正常入學,和其他孩子一起成長;長大后,這么多年,愛人始終不離不棄。

                    2003年,王慧獨自拖著行李,登上北京開往蘭州的火車。彼時,他并不知道未來的愛人高建華也在同一列火車上。從那一刻起,他們邁出的每一步, 都是在向彼此靠近。

                    大二時二人相戀,有知心愛人陪伴的每一天都珍貴且難忘。一起讀書自習,即便是王慧剛剛做完手術,兩個人在醫院的走廊里散步聊天,都會覺得幸福安寧。

                    毫不意外,這段愛情沒有得到高建華父母的認可。2009年9月9日,王慧和高建華瞞著父母領了結婚證。那時王慧還未工作,高建華正在讀博,二人手頭拮據。沒有給妻子舉辦一場婚禮,一直讓王慧心懷歉疚。2013年,王慧接受電臺采訪,在被問及心愿時說:“我想給建華辦一場婚禮。”

                    哪個女生不期待穿上婚紗的那一天?高建華心中感動,卻絕口不提,她不想給王慧帶來壓力,只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快樂就好。如果有一天,父母能夠接納他們,那就更好。

                    2014年,王慧和高建華在一起10年了,高建華的父母逐漸接受了這個優秀的男生。7月,正值暑假,王慧對高建華說:“我倆辦場婚禮吧。女人一生中都需要一場婚禮,我不想讓你受委屈。”

                    穿著婚紗走在濱江道上,回望十年愛情長跑的艱辛,百種滋味涌上心頭,高建華止不住地流淚。

                    結婚那天,父母和親朋好友都從外地趕來了。得到了父母的祝福,王慧和高建華感覺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卸下來了,大家都哭成了淚人兒。

                    在高建華眼里,王慧是個挺浪漫的人,特別的日子,他總是會記得送愛人鮮花和禮物。2020年9月9日,是王慧和高建華結婚11年的紀念日。高建華 在“朋友圈”曬出了王慧買的粉色心形蛋糕,王慧則在“朋友圈”分享了16年前和高建華剛剛相識的時候,彼此都很喜歡的一首歌—蘇芮的《牽手》:因為愛著你的愛 因為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 幸福著你的幸福……

                    校訓是最好的精神指引

                    身處黑暗之中,王慧依然喜歡不斷接受挑戰。這些年,他一直在突破人生的局限。蘭州大學的校訓是“自強不息,獨樹一幟”,王慧將其視為精神指引,也將其視為這些年自己的人生寫照。

                    大學時光總是讓人懷念。王慧說,萃英山雖然不像南方的山那么靈秀,但它在每個蘭大人心里都占據著很重要的位置。王慧記得,蘭大的迎新工作做得特別好,學長學姐幫助新生熟悉校園,新生很快就能融入集體。在校時,周末閑來無事,同學們相約爬上山頂,唱歌、散步,抑或是在山頂上讀書。看到 “朋友圈”里,蘭州大學的老師說榆中校區下雪了,王慧想起自己從前和同學們一起堆雪人,言語間有掩不住的興奮。

                    畢業13年,對于母校蘭州大學,王慧和高建華一直心懷感恩。

                    當年,王慧生病時,王學儉院長、尹星騰老師、朱秀蘭老師、陸忠虎老師和班主任邊耀君老師給了王慧很多照顧,他們帶王慧遠赴廣州看病,平日從榆中校區帶王慧到蘭州市區買藥、做治療,學院還主動為王慧減免學費。時至今日,新聞報道中仍偶見高校以不具備條件為由,將殘障學生拒之門外。而在10多年前,當蘭州大學第一次面對一個盲人學生時,非但沒有拒絕他,還以包容之心盡可能地為他創造條件,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舉動,若沒有蘭大的幫助,也就不會有后來的王慧。

                    在蘭大,王慧并非孤例。被稱作“神童”的謝炎廷剛出生不久就被診斷患有腦癱,他憑借頑強毅力刻苦學習,作為旁聽生堅持在蘭州大學完成學業。2019年9月,謝炎廷順利完成碩士論文答辯,經蘭州大學校長辦公會議研究決定,授予謝炎廷“榮譽研究生”稱號。典禮上,蘭州大學校長嚴純華說:“從今天開始,炎廷不再是旁聽生,他跟所有的蘭大學子一樣,他是我們的孩子。”

                    王慧說,能夠進入蘭州大學,是每一個蘭大學子的幸運。雖然離開了母校,但學子身上已深深地烙上了蘭大的印記,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體現出蘭大獨特的價值。

                    大學之大,在于兼容并蓄,給所有學生提供均等的機會。如此,王慧才能順利完成學業,自信地去面對世界。

                    因為曾經得到關愛,所以更愿意成為一束光,讓別人也感受到一些光亮和溫暖。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