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mark id="xft1v"></mark></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var></sub>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sub id="xft1v"><dfn id="xft1v"><ins id="xft1v"></ins></dfn></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address id="xft1v"><listing id="xft1v"></listing></address>

            <sub id="xft1v"><var id="xft1v"><output id="xft1v"></output></var></sub>

              <thead id="xft1v"><var id="xft1v"></var></thead>
              <address id="xft1v"></address>

                <sub id="xft1v"><dfn id="xft1v"></dfn></sub>

                <address id="xft1v"><dfn id="xft1v"></dfn></address>

                <thead id="xft1v"></thead>

                    <sub id="xft1v"></sub>

                  <sub id="xft1v"><var id="xft1v"><ins id="xft1v"></ins></var></sub>

                    校友風采 > 校友故事

                    開發網游、投資電影,這位蘭大人矢志給世界帶來歡樂

                    發布日期:2022-03-22

                    重慶的保送生

                    1993年,兩個選擇擺在年輕的曾開天面前,一是去讀北京的大學,二是去甘肅的蘭州大學。因為所在的中學重慶中學是當地名校,蘭州大學年年都有保送名額。反復斟酌之下,高三畢業生曾開天做出了人生的重要決定,選擇了后者。黃河滔滔,蘭山蒼蒼。和很多來自南方的校友一樣,曾開天選擇蘭州,不是因為了解得透徹,相反,是因為其濃濃的神秘感。

                    彼時,他已經知道自己即將進入國際貿易專業——當時最火爆的專業之一,卻不知西北氣候干燥,需要適應;他還知道有位來自成都的保送生即將成為他的同學,卻不知這個在他下鋪睡了四年的兄弟,終將成為自己最重要的事業伙伴。

                    在畢業數年之后,曾開天還會想起和胡宇航當年一起在城關區校區后門一只船街打街機的場景。20世紀90年代初期,個人電腦尚未普及,視窗系統還是后話,年輕人接觸電子設備的地方就是街頭游戲廳。兩個人經常玩《三國志》之類的格斗游戲,總是把身上的游戲幣全部打完才算盡興。如果說曾開天之后的事業以游戲為契機,那么其游戲的基因,或者打下游戲的烙印,最早便可以追溯到這個時候。

                    “南方的商業明星”

                    蘭大地處西北,質樸剛健。在這種大環境下,蘭大的學風亦是踏實與求真并舉。學風具體體現在一代學人身上,經濟系的楊逢珉先生就給曾開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位女先生本碩均就讀于蘭大,畢業后留校任教,做歐共體研究(歐盟前身),同時也是曾開天的班主任。其人治學嚴謹,對學生要求也高,上課不可隨隨便便,她的課沒人缺席。然而,這種嚴謹并不失活潑,甚至還很講人情。

                    倒退回20多年前,恐怕曾開天自己也不會想到自己今后有如此大的事業版圖。對于20來歲的年輕人來說,所謂未來,如盲盒一樣不可捉摸。楊逢珉先生卻敏銳地發現了這位重慶學生身上的商業潛質。在曾開天的畢業留言冊里,楊先生大膽預言:“南方一個商業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旁觀者清。“她看我,比我看自己還要清楚。”對此,曾開天感慨至今。

                    至今,曾開天都和楊先生保持著聯系。

                    第一份工作

                    從畢業到創業,經歷了差不多10年時間。其間,曾開天做了十來份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成都某電動工具廠做生產線操作員。依當年慣例,剛畢業的大學生要先下車間,熟悉生產流程,之后才能升遷。當時,他對面的工友技校畢業,工齡比他多四年,工資也是他的五倍。這份工作他做了差不多半年,倒是能耐得住寂寞,但考慮到日后的發展,曾開天還是義無反顧地南下到了珠三角。

                    廣州、深圳。在南下的歲月里,曾開天一直來往于珠三角最為璀璨的雙城之間。期間又做了幾份工作,比較重要的一份是在4A廣告公司——李里奧貝納,業界名氣很大。彼時他職位不高,學的東西倒是不少, 從Excel表格到廣告營銷、投放,從微觀到宏觀全覆蓋。另一份比較重要的工作經歷是在一家做移動增值業務的公司,這份工作他做了7年,從普通員工到分管業務的副總,他完成了從職場人向職業經理人的蛻變,也逐漸熟悉了一個新的行業。這兩份工作對他日后創業大有幫助,其他的工作,更多可以看作為等待進取而做的準備。
                    第一桶金是自己賺的

                    現在創業的普遍模式,是做一個好的商業策劃,游說風投,獲得資金,擼起袖子猛干。但在十幾年前,這樣的操作并不常見。“我們創業的錢是自己賺來的。”

                    第一次創業并不是做游戲行業。因在移動增值領域浸淫多年,出來繼續做這一行順理成章,又因為趕上了風口,移動增值業務爆發,前一兩年就賺了上千萬。這,就是他繼續創業的底氣。

                    “ 創業,要么選擇自己熟悉的行業,要么選擇有興趣的。”曾開天總結。

                    第二次創業,終于選擇了游戲——既然有了充足的資金保障,干嗎不做一些有興趣的事情呢?傳統的端游市場已經被諸如盛大、巨人之類的公司搶占,但細分領域的頁游在2008年左右才剛剛興起。端游的門檻之一就是下載,很占電腦空間,而頁游就親和得多,打開頁面,就可以直接進入游戲。新興業務是小蝦米,大公司不感興趣,卻是小公司的良機。結果這一次,又是風口。

                    從網頁游戲的代理發行開始,之后做研發,出精品,再往后向手游躍進。整個過程看似一帆風順,背后卻是多年的苦心經營和運籌帷幄。

                    給世界帶來歡樂

                    搭廣州地鐵四號線到車陂南站,出站時會有廣播提示,“去往三七互娛的乘客請前往A口”。出地鐵口前行200米,迎面兩棟宏偉又很卡通的寫字樓就是三七大廈。上到其中一棟的20層,進門就可以看到開放區域的一條迷你跑道,據說長度為137米,這一長度有眾多解讀,其中之一是三個老板都是“70后”。曾開天就在這一層辦公。爽朗的他在會見客人時,還會穿著公司的T恤,上面寫著大大的“給世界帶來歡樂”。

                    “給世界帶來歡樂——三七的初心與愿景。我們希望帶給用戶快樂,享受游戲,而不是沉迷游戲;我們希望員工快樂,讓他們快樂做事、成長;我們希望股東快樂,所以要把業績做好。”曾開天如此解釋。

                    快樂不止于公司,還要擴大輻射面。這些年,三七還做了好些事情:抗戰老兵公益項目;公司內部的公益基金,用于甘肅、四川、廣東等地貧困地區的扶貧;新冠肺炎疫情之初,企業迅速反應,回饋社會……

                    走過10 年,回頭來看, 三七的抉擇,都是為了給世界帶來歡樂。

                    訪談實錄

                    Q:當初來到西北,對蘭州的印象如何?

                    曾開天:坐火車過了四川廣元,周圍的景色變化很大,山變得光禿禿的。到了蘭州,覺得氣候干燥,這個印象是很深刻的。當時蘭大在盤旋路,算是很好的位置,但繁華程度和重慶相比,還是有差距。現在回過頭來,覺得這也是蘭大的底蘊所在,質樸剛健,讓人感覺很務實,腳踏實地,是實干型的。這是蘭大的一個標簽。

                    Q:你當時有什么要好的同學嗎?

                    曾開天:胡宇航是一個。當時重慶還屬于四川,我倆是老鄉,還都是保送生,住在一間宿舍,鐵哥們兒。當時,我們還一起去城關校區后門一只船街打游戲,那時候游戲就是街機,我們打《三國志》,水平不是很好,總是要續幣。

                    Q:當時你打游戲和之后的創業有關聯嗎?

                    曾開天:上大學的時候,個人PC 還沒有出來,也沒有PC端游戲,我們就打街機。后來胡宇航打《傳奇》,那已經是2001年的事情了,我們畢業好幾年了。他把這款游戲介紹給我。我跟著打了一兩年,小有癡迷。后來工作忙,就放下了。但這個確實對以后有影響。我們做游戲,其實是二次創業。第一次是做移動增值。在我看來,創業的話,要么有一定的經濟基礎,要么對某一個領域很熟悉。對于游戲,當時不是非常懂,但是我們對這個領域有興趣,又不缺資金。當然,僅憑興趣還不夠,這期間我們也在不斷學習,畢竟從前也沒有做過,市場上也有很多大公司,比如盛大。這些都帶給我們不小的壓力。當然,我們也真的趕在一個風口上了。

                    Q:這是一個怎樣的風口?

                    曾開天 :2008年前后,頁游開始興起。和端游相比,頁游降低了用戶的使用門檻,打開頁面,就可以直接玩。端游需要下載,要么從光盤上讀碟。當時的網速不快,一個游戲幾百兆,或者一個G,下載安裝速度沒有現在這么快。另外一點,端游不是馬上就能上手,而頁游這點做得很好,做了大量對普通用戶的引導。這是一個顛覆性的創新。我們屬于第一批做網頁游戲的公司。現在手游市場可以稱為群雄逐鹿,大小公司都在尋找機會,這和頁游時代不同,當時,那些大公司幾乎沒有觸碰。

                    Q:從涉足游戲行業到現在,遇到過什么困難嗎?

                    曾開天:2018年,國家開始控制版號。對于行業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為我們的體量在,所以還好一點,而且這樣的政策,其實是在倒逼你出精品。我們接下來怎么走?毫無疑問,精品戰略是我們的方向。

                    Q:你覺得讀書時學到的知識后來都用上了嗎?作為前輩,對學弟學妹們有什么建議?

                    曾開天:我認為最有用的是素質教育,大學學到很多東西,給你整體素質上的提升。我是學經濟出身的,當時學過會計,到現在看公司的財務報表都很清楚。資產損益、負債等等,在我心里是有概念的,這就是對我最直接的影響。當然,我的專業是國際貿易,這方面也學過很多課程,最后沒有用上,有點可惜了。

                    要說建議,我的看法是拓寬視野,多去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走走,或者去杭州這樣經濟發達的城市,很多優秀的企業都在這些地方,聚集效應很強。蘭大人一向都很踏實、務實,但我們也需要拓寬視野。

                    Q:現在的“三七”在業內很有名氣。公司做到這種規模,是如何展現自己的社會責任感的?

                    曾開天:企業是要有社會責任感的,我們很重視這一塊。公司有自己的公益基金,內部出資,在甘肅宕昌、四川旺蒼、廣東河源等幾個地區一直做教育方面的定向扶貧,這些都是長期的。去年還有一個受資助的學生考上了北大。在自然災害發生時,比如青海玉樹地震、雅安地震,我們都做了捐助。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公司加員工,捐助起碼在千萬元。最早我們還做過捐助抗戰老兵的活動。

                    Q:游戲公司年輕員工多,怎么和他們交流呢?

                    曾開天:帶領大家運動。我覺得這也是公司社會責任的一部分。除了傳統的足球、籃球,我們公司倡導跑步。六年前我重87公斤,現在大概72公斤。我們這個行業變化速度太快,對精力、體力要求很高,跑步大有裨益。我現在跑馬拉松,覺得馬拉松和經營企業的理念也是契合的,都要擋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跑過馬拉松你就知道,剛出發時,看別人跑得飛快,自己也就忍不住要跟上,結果后來就跑不動了。所以,要經得起誘惑,跑出自己的節奏,這樣才能堅持下來。跑步本身是很枯燥的,這時,就要耐得住寂寞。

                    Q:現在大家都很關注就業,想知道從經營者的角度,你喜歡什么樣的員工呢?

                    曾開天:我們的理念是創新、進取、分享、尊重。企業走過11年,我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使命、愿景、價值觀。我們的使命是帶給世界快樂,和使命相悖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去做的。除了游戲之外,我們還投資教育,從長遠看,教育是帶給人快樂的。我們的愿景是做一家卓越的可持續發展的文娛企業。現在公司也做影視文娛方向,這就是創新、進取的體現。電影《少年的你》就是我們投資的。我們也間接投資過電影《無問西東》。所謂分享,意味著不能故步自封,要有空杯心態。至于尊重,既要尊重伙伴,也要尊重對手。除了基本的素質和能力,這些就是對自己和對員工的要求。

                     

                    來源:蘭州大學校友網

                    NBA外围